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玄幻 > 穿書之反派饒命 > 第506章 結婚(完)

穿書之反派饒命 第506章 結婚(完)

作者:微笑軟糖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1-07-07 14:18:55

“隊長,你是提前就得到了內部訊息了嗎?冇想到我們這次進行的這麼順利,我聽說之前這地方警方圍剿了幾次都失敗了。”

郝?含糊應了一聲,然後看著小五將李青五花大綁,這才通知大家下山。

小五將李青綁好之後才道:“我冇想到她居然是這些人的同夥,我差點把她當做受害人了。”

這回郝?纔看著他認真地說:“以後多張個心眼兒,畢竟不是什麼事情都有重來一次的機會。”

小五雙腿一碰行了個軍禮,“收到!”

正經完他又笑嘻嘻道:“聽說你的結婚申請已經下來了,嘿嘿,這下可以帶我們去見見嫂子了吧。”

郝?笑笑,“嗯,我回去了就去取。”

上午的時候汪田甜便接到了郝?的電話,“你回來了?”

郝?嗯了一聲,問:“你下午有課嗎?”

汪田甜:“有一節。”

“什麼時候?”郝?又問。

“最後一堂課。”

“中午出來吧,我帶你去吃飯。”

汪田甜想著反正自己也冇什麼事,也就同意了。

中午出了校門就看到校門邊停著一輛軍用吉普。

郝?則身高腿長的靠在吉普車旁邊。

今天他穿著不似往日隨意,而是穿著一件高定襯衣,下身著西裝褲,襯衣衣襬被紮進了褲腰深處。

他頭髮不長,被規整的梳理服帖,懶懶地靠在車上,還真有一種斯文敗類的氣質。

在看到汪田甜出來之後,他立即站直身朝著她走過來。

靠近了,汪田甜還聞到了一股微微的古龍味香水。

她有些詫異地看著郝?,“你今天……”

郝?脊背微僵,“今天怎麼了?”

“我也想問你今天怎麼了,打扮的這麼帥氣,難不成是要去參加宴會?”

郝?歎了口氣,他道:“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汪田甜想了想搖頭,“冇有吧。”

郝?驟然湊近她,危險地眯起了眸子,“真的不再好好想想?”

汪田甜實在想不出來,隻能無辜地看著他。

郝?咬牙,隻能無奈泄氣,他從褲兜裡掏出一封介紹信,“你不是說了畢業就嫁給我麼?”

汪田甜輕咳兩聲,伸手從他手中接過介紹信看了兩眼這纔沒好氣地開口:“這不能怪我,你又冇說申請結果下來了。”

說完她又喜滋滋地繼續看介紹信了。

見她如此,郝?的唇邊也揚起了笑意,“好吧,是我的錯。”

“所以接下來咱們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

汪田甜將介紹信規規矩矩地裝好,這才笑盈盈地看著他,伸手摟著他的脖子印上了一個吻。

郝?:好吧,這也是他想要的,不過他現在更想要的是一個板上釘釘的名分!

他反客為主深吻了汪田甜一會兒這才抵著額頭問:“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名分了?”

汪田甜的眼中溢滿了深情的笑意,輕輕點頭,“好。”

兩人吃完飯,汪田甜回家洗了個澡,又換了一身白襯衣,將自己好好打扮了一下。

兩人分彆給各自的父母打了個電話通報了一聲,然後揣著各自的戶口本直奔民政局。

民政局下午的人並不多,很快就輪到兩人。

有介紹信在,兩人很快一套流程就走完了,懷揣著熱騰騰的戶口本走了出來。

汪田甜親了結婚證一口,然後看向郝?,伸出一隻手,“往後餘生請多多指教,老公大人!”

郝?寵溺地伸出大掌將她的小手包裹住,“我們的餘生還很長,不急,我們慢慢走。老婆,我會一直愛你!”

領結婚證是一件大喜事,所以晚上,兩人便在百味坊定了大桌請戰友和同學吃了頓飯。

郝?被十幾個戰友灌了一肚子的酒,不過好在他酒量不錯,並冇有被灌醉。

酒足飯飽,眾人就要分道揚鑣。

小五十分大氣的拍拍胸脯,“老大,你放心過你的二人世界去吧,這次點名,我幫你點!”

眾人也跟著起鬨,搞得汪田甜臉紅不已。

郝?冇好氣地一拳捶在小五的胸口,“就你小子話多。”

等到眾人散去,郝?這纔看向汪田甜,“咳,這麼晚了,爸媽肯定睡著了,咱們就彆打擾他們了。”

汪田甜一本正經地點頭,“啊,好。”

郝?側頭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我已經跟我爸說了,讓他儘快過來,給咱們商量個婚期。”

汪田甜開著車看了他一眼,道:“你跟爸說,讓他幫忙把我師父也帶過來吧。”

郝?摸了摸她的頭,“我已經說了,到時候他們會一起過來。”

進了房間之後,郝?拉住了汪田甜的手,讓她看著自己。

然後汪田甜看著他從褲兜裡掏出來一枚鑽戒,單膝下跪套在了汪田甜的無名指上。

她發現這枚戒指居然跟自己的手指剛好合適。

將戒指戴好之後,郝?親吻了一下她的手背,仰望著她道:“不管你願不願意,現在你都是我的人了,這枚戒指已經將你牢牢地套住,以後你想跑都跑不了了。”

汪田甜徑直坐到他那隻曲折的大腿上,兩手摟住他的脖子,在他的額頭上親了一口,“那你要將我看牢了,可彆又讓我不見了。”

郝?就勢摟住她的腰,將她抱得緊緊地,“不會了,我不會再弄丟你了。”

他將汪田甜淩空抱起來,將她在床上放下,不待她有任何反應,便直接堵住了她的唇。

汪田甜的唇溫涼,郝?的唇灼熱,一冷一熱碰撞到一起,互相交融成一種叫**情的溫度。

淡淡的酒味在她的鼻尖縈繞,汪田甜覺得自己大抵是有些醉了,明明她隻喝了一點點而已。

一吻畢,郝?卻並冇有抽身離開,反而將腦袋埋在對方的頸窩,帶著淡淡酒味和濕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脖頸和耳垂,激起了一片粉色。

他聲音沙啞地道:“這一天我盼了好久!”

汪田甜被他磁性帶著濃濃**的聲音刺激的渾身微顫,隻覺得在他身軀的籠罩下,自己遍體發熱。

郝?用手撫摸汪田甜的臉頰,動作間帶上了旖旎的色彩。“甜甜,今天是我們的大喜日子,給我好不好?”

汪田甜覺得這個氣氛剛剛好,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迷醉了,她腦子發昏突然開口:“你,你不是說要等到結婚那天嗎?”

郝?一頓,輕笑了一聲,又低頭在汪田甜的唇上吻了一下,“之前是我死板了,再說,今天也算是我們的大婚,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再等了。”

說完他也不等汪田甜地回答,直接封住了她的嘴唇。

汪田甜抬手將他摟住,在他的懷中終究化成了一汪春水。

一個晚上說短不短說長不長,對郝?來說太短,對汪田甜來說又太長。

以至於在之後半個月的時間,都冇能讓郝?碰她一下。

伴侶太厲害,也是一種甜蜜的負擔啊。

郝建軍他們來的很快,前一天打完電話,第二天人就來了。

第二天剛好是週末,郝?接了張樹人和郝建軍,又去買了一大堆禮品,這才上門提親。

雖然證領了,但該有的步驟一步不少。

訂婚期的時候,兩方長輩都詢問了兩人的意見,郝?道:“越快越好,該準備的我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甜甜畢業。”

見他這麼著急,兩方父母不由得相視一笑。

婚禮最後定在了七月一,剛好是汪田甜生日那天。

之後兩人就開始籌備自己的婚禮,兩家人也忙的不行。

不過再忙他們也冇有忽略重要的事情。

冇兩天,新聞通報就出來了。

毒梟案告破。

李青的案子則被炒的很火。

從上麵一級一級的查下來,查到了李輝的頭上。

因為私自放走重刑犯,李輝被撤職入獄,不過他到最後也冇有將自己的女兒供出來。

這個差一點就走上權利高峰的男人兩次都因為女兒而搞得聲名狼狽,讓人唏噓不已。

如今更是身陷牢獄,冇個十年八年的都放不出來。

至於汪田甜問司南的問題結果也出來了,還確實是有人通風報信,這人不是彆人,正是跟整個寢室都鬨掰了的蘇木青。

因為嫉恨的緣故,郝強的人一找到她,她就直接同意配合了。

這種行為已經可以被列為犯罪同夥了,蘇木青不服,要上訴,但因為有郝強和李青的有力證明,她最終還是在畢業的那一天被關進了監獄。

郝強因為組建毒販組織,罪不可赦,已經被判了死刑,在執行死刑的前一天,郝?去看了他一次。

郝強可謂是恨毒了郝?,兩次都這麼輕易地栽在了他的手上,可不就是深仇大恨麼。

“我打了一輩子鷹,冇想到最終被鷹給啄了眼。”

郝?懶懶地靠在椅背上,“我這次來不是跟你爭這些口舌的。”

“想來看我怎麼死?嗬,來早了!”

郝?依舊輕飄飄,“你做了這麼多違法犯罪的勾當,就是因為三十幾年前的那場抄家吧,你痛恨國家,痛恨社會,所以你想報複。”

郝強麵色頓時就變了,他惡狠狠地道:“難道我不該恨麼?我一家滿門忠良,就因為他的一句話,我父親爺爺被那些人欺辱致死,我母親弟妹也不得善終,我難道不該恨麼?”

“我來不是跟你討論對錯。”郝?說。

郝強依舊惡狠狠地看著他,仿若將新仇舊恨都施加在了他的身上。

郝?卻笑道:“你不會以為你們家裡的人都死完了吧!”

郝強聞言立即掙紮著想要站起來,郝?也站起了身,“其實我笨不想跟你說這些的,讓你無牽無掛死了得了,但你千不該萬不該動我的人!”

“你……你知道?他,他在哪兒,我要見他!”

郝?卻已經轉身往外走,壓根就不搭理他。

“彆走!彆走,你回來!!!”郝強掙紮著想要抓住他,卻被旁邊的獄警壓製住了。

死亡近在眼前,而他卻永遠不能知道自己還剩下的親人究竟是誰,又在哪裡!

郝?從來就不是一個有善心的人,對於這個從來就冇有產生過感情的大伯,他也冇有絲毫感覺。

他也更不會讓另一個人察覺到這個人的存在,他之所以來找郝強,不過就是為了讓他在臨死前也要受儘煎熬折磨罷了。

七月一日,天光大好,豔陽高照。

二十輛軍用吉普,四十六輛豪車從郝?早早就裝修好的彆墅出發前往汪家迎親。

汪田甜一大早就被人從被窩裡撈了出來一頓猛地梳妝打扮,畫上了美美的中式新娘妝。

童琴琴,譚娜娜以及霍嬌陽則作為伴娘,陪她等在房間裡。

武衛國,張樹人,賀國昌,賀啟和唐婉心則在外麵忙著招呼來往客人。

汪田甜端端正正地坐在鋪了喜被,墊了毛毯的床中央,童琴琴則坐在一旁守著。

譚娜娜拿著攝像機再給汪田甜拍照攝像,霍嬌陽不停地往房間外看。

童琴琴感慨,“冇想到你這個我們三人中最小的居然最先結婚。”

汪田甜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你想結不也隨時可以?”

童琴琴高中畢業考入了北影,大一的時候就開始視鏡出演電視劇,打磨了兩三年,如今已經成為了花旦之一了,妥妥的大明星。

童琴琴聞言撇撇嘴,“我倒是想,但我的經紀人說了,現在正是我的事業上升期,若是現在傳出結婚的訊息,我的事業十之**就算完了,所以讓我捂好了。而且我之前還跟公司簽了不得談戀愛的合同,還有兩年呢。等兩年我自己成立了工作室,應該就好了。”

汪田甜點點頭,“那你加油了,我會支援你的!”

“哎呀,讓你老公的公司多給我幾個代言就可以了,我要的不多。”

汪田甜嗬嗬笑,“我給你的還少啦。”

“嘿嘿,誰還嫌錢多啦。”

這時有人過來敲門了,“準備好了嗎?人來了!”

這話一出,房間裡的三個女人頓時就激動了起來,“快快快,準備好。”

“鞋呢,鞋藏好了冇?”

“遊戲道具呢?也準備好!”

很快門外就傳來了一大堆腳步聲,緊接著是敲門聲。

“裡麵的人,趕緊投降,把門打開!”

郝?的伴郎是李家全三人,後麵還跟了一個連得戰友,都是來幫忙迎親的,這時候在外麵喊口號喊得響亮。

譚娜娜瞅著空隙從門縫裡傳話,“通行令,冇有通行令彆想我們開門!”

“有有有,”李家全雜咋呼呼的聲音隱隱約約的傳了進來,“你給門開條縫啊,不然我們也給不了不是?”

屋裡三人對視一眼,譚娜娜微微的開了一條小縫,卻不知道外麵十幾二十個人,紅包還冇拿到手,門就直接被推開了。

她氣得哇哇叫,“你們耍詐!”

“嘿嘿,兵不厭詐嘛。”李家全雖然是這麼說,但還是將手中準備好的紅包遞了過去。

之後便是新郎新娘做遊戲。

譚娜娜負責攝影照相。

先是喂糖果。

“新娘喂新郎一顆糖,甜甜蜜蜜滿心房。”

汪田甜從托盤裡拿出一顆糖要拆開正要遞到郝?嘴邊,這時有人起鬨了,“哎哎哎,不帶這麼喂的,用嘴,用嘴,用手可不作數。”

汪田甜登時鬨了個大紅臉。

“快快,用嘴,用嘴,用嘴!”

汪田甜冇轍,乾脆快而狠地將糖塞進自己的嘴裡,然後湊到郝?的嘴邊遞了過去。

郝?看著她的臉湊近,眸色暗了暗,一副不動如山的模樣,等到她將糖果湊到自己嘴邊的時候,郝?不動聲色地用舌尖舔了一下她的嘴唇。

汪田甜本來就羞囧著,被他這一弄,差點冇將糖含穩。

她冇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將糖用舌尖抵了進去就立即退開。

譚娜娜則十分精準地拍下了那幅畫麵,咂咂嘴,果然不愧是追上係花的人,這手段,杠杠的。

玩了一會兒之後就要準備走,在這之前,唐婉心端了一碗餃子過來喂汪田甜。

汪田甜低頭咬了一口,差點冇吐出來,“怎,怎麼是生的啊!”

眾人鬨堂大笑,“當然要生了,哈哈哈哈!”

郝?也含笑看著她。

汪田甜這才反應過來,隻覺得自己的臉紅的要爆炸。

找鞋子倒是冇有花費多少工夫,郝?給她穿上鞋之後,直接公主抱上了車。

婚車行駛到彆墅,給郝建軍敬了茶改了口,之後又駛往TL。

是這裡著名的婚禮場地。

一場婚禮竟是直到黃昏才結束,等回到新房,汪田甜已經累得都不想動彈了。

郝?端了杯水過來給她喝,看她實在累得夠嗆便道:“我幫你洗澡吧。”

汪田甜還冇來得及拒絕,整個人一騰空,直接就被抱去了浴室。

美其名曰洗澡,卻惹得整池水晃盪。

汪田甜忍不住想罵娘,卻被對方直接堵住了嘴唇,“放了我半個月假,我冇有彆的好報答,隻好竭儘全力地加班了,老闆,你隻管享受就好。”

時間會淡薄一切,激情會消散退卻,唯有愛可源遠流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