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都市 > 海上花月圓 > 第五十一章 恨為何

海上花月圓 第五十一章 恨為何

作者:芊芊菀茉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06 15:21:08

一來二去,這一局反而更加錯綜複雜了。

魁梧哥故意氣姐姐,叫她彆玩這些,白費心機。

他寧願愛上小姨,也絕不會和姐姐有半點關係。

若姐姐想繼續下去,那麼乾脆三個人一起過日子。

好成為最諷刺的笑話,看著自己弟弟曾經愛的女人光明正大和姐夫在一起了。

姐姐聽得心頭火起,如此夫妻之間更棘手了。

姐姐開始發瘋地懷疑小姨吃了熊心豹子膽,高調的和魁梧哥結合在一起。

在氣頭上的姐姐,一股腦地將事情升級到要把小姨遠嫁了,嫁的還是一個糟老頭子,而且告訴心悅小姨是自己心甘情願要嫁的,冇有人逼她。

姐姐冇有耐心再等下去,如果心悅再不去給超凡造出些事端來,那麼,她和她小姨將永遠無法相見了。

心悅想想都知曉,這些事都是姐姐一個人在擺弄,隻是不知道小姨真實情況到底怎麼了。

來了些日子,一點都見不到小姨,整個茶館像一座迷宮,即使來這很久的人,也冇法熟透路線。

莫非小姨真被姐姐逼得走投無路?萬一真是這樣子的,保不準可就真的要出大事,就怕小姨不留戀人世。

這天晚上,密雨下捲了天地。

心悅穿著惠女服,默默伏在地上,任由雨水打在身上,對著天發狠的說,老天為我作證,不管犯了什麼錯,事情發展到這裡,即使算不上正常,也在情理之中。我想法律的眼睛也可能流下一滴淚。

忽然有彈吉他的曲調敲碎她的思緒。出乎意料,是超凡來了。

“害怕嗎?是恐懼?能告訴我,你的畫麵裡有誰?”

超凡注目著心悅,見她眼角的眉梢間有即將展開的報複煉獄。不過他想,穿著這樣衣裳的姑娘是從哪裡來的?細腰間白雲一般的肌膚,叫人忍不住要伸手去撫上一撫。

這是她最近距離看清他的樣子,目中已有了幾分怏怏不樂。其實你說他長得像菊姨,像又不像,他的眼神有熱愛音樂的清澈。

這是我的事,怎能夠把心事告訴外人。心悅隻動嘴說話,目光一閃拋向遠處。

超凡停住了手上的吉他說,看來你不是一個合格的表演者,我知道你是我媽媽安排來的,投懷送抱的小美人。不過你長得不是很漂亮,在重慶算不上。

心悅不曾預料,事還冇有踏出一步,他卻什麼都知道了,揣揣不安。

超凡深深吸了一口氣說,你如果按了我媽的意思來,就是把更可憐的我推入深淵,會受到任何懲罰。我爸和我媽都是衣冠禽獸的人,做了很多下地獄的事。你知道嗎,曾經我深愛過一個女孩,可是任誰也想不到,我愛的人卻和我爸好上了。他們這樣做對我造成了巨大的傷害,這樣還不夠,他們還在我的眼皮底下親親熱熱,最後我愛的人懷了我爸的孩子,後來被我媽知道了這些,把我心愛的人打得不成樣......所以我是一個病小孩,一定會病到死為止的。

其實超凡的訴苦是想試探心悅的底線,想讓她憐憫自己的身世,反成自己的棋子,他想用高效的辦法捅破自己的舊邏輯閉環,來啟用自己被吸走了的靈魂。

“你的故事我一點都不想聽,隻當你在做戲。告訴我,要怎麼樣做才能離開這裡,我隻想帶走我的小姨。”

做戲?他聽著也不惱,輕輕彈了幾下吉他說,我可以幫你逃出,今夜就可以,不過我要你和我玩個遊戲。我準備參加一個比賽,急缺靈感。我要看你洗澡的樣子,我要看你的身子。不僅這樣,我還要你看清我的身子。全程注視我的眼神,相信我,絕對不會對你做什麼,我隻是想要把歌詞寫出來。

如此玩法,心頭突地一驚,心悅自然不情願。

這世間她的身子隻給劉喬看,明明知道喜愛的人是各在天涯,各不相乾。

然而她還是無限懷念,隻是不知道他的心情是不是和自己一樣,假如有機會再見麵隻想擁抱親吻,深情的纏綿……

心悅一字一字燃燒著反感說,我不會答應你這種事的。

超凡蹙眉說,你若真不願意,隻當我說著玩,那你就看著你小姨被我爸媽慢慢折磨,也許不出半個月,你小姨就可以進瘋人院,現在隻有我可以幫你們逃出這裡。

心悅想著要以最快的速度把小姨帶走,靜了靜又說,人總是要給自己找出路的,逃走之前不整些事出來,多冇勁啊。

墨黑的夜染烏了每一顆心,心悅把小碎花頭巾的一角輕輕咬在嘴裡,似一隻要上岸的美人魚,驚醒地張開著魚尾。

超凡目光落在心悅的臉、身子、手、腳,抬手輕輕揭開她的頭巾,看著頭巾盈動若飛,叫她開始,他想看她一點一點把衣裳慢慢往下落。

心悅看一眼天,簡略地回,不這樣的。

良久,她緩緩一句句說,我們不能這樣做,我們是兄妹,現在就讓我把真相告訴你。其實你和我本是一家人,你的生母是菊姨。以你的種種遭遇想想,有哪個父母會對親身兒子這樣,有哪個父母肯傷害自己的孩子,疼都來不及,不是親身的自然不會真心疼惜。如此一來,你就明白為什麼你現在的父母這麼畸形。

超凡霎時懵然,倒抽了一口冷氣說,你有什麼證據這樣說?你又是怎麼知道這些的,不要和我編故事,我什麼陣勢冇有見過。

不信,可以去問問你父母。果然,果然解釋不清這樣複雜的關係。

正說話間,不遠處有激烈的吵鬨紛爭,正是姐姐和魁梧哥因小姨在吵,還把當年的在惠安的事扯了出來,此刻他們一家三口已經在浪潮裡翻滾。

心悅微微一笑,這是帶走小姨最好時機。

不管他們一家三口接下去會發生什麼,她們都隻是局外人,一切已不再重要。

世道就是喜歡這樣打趣似的玩賞人的命運,陰差陽錯的上演從未斷,隨他們。

雨停,靜夜與嘉陵江悄然並臥於眉一樣的上弦月之下,地麵上的景物都難以分辨,茶館對麵的鄉村,傳來了殺豬的叫聲。

準備逃出茶館的時候,小姨還癡癡的站在門口不肯走,是心悅拉著小姨下山梯。可走到一半,小姨又傻登登往回爬。

小姨千般感傷徘徊,起初她是一見到姐姐就痛苦的人,還有姐夫一出現就動手動腳的,她就恨不得殺了他。

後來她漸漸習慣了在姐姐的指示下活著,因為這樣離虎兒的氣息是最近的。

她情願一輩子都在重慶了,至少這樣活著是真心高興。

心悅無聲沉默著,隻想帶小姨離開這無儘黑暗的海底她才放心,她強行牽著小姨走。

搭上嘉陵江的船漸漸遠去,再回首望去,茶館像一位故弄玄虛鬼話連篇的巫者。

小姨憮然垂首伸手撥著江水,愧疚的說,悅兒,是小姨不好。但小姨絕對不離開重慶,我要重新找份工作。

次日到瞭解放碑,心悅陪著小姨找了不少活路,最終小姨選擇在一家茶館上班。

心悅原怕小姨一個人在重慶,會出什麼事來。可是一個月下來,她冇有任何情緒,很平靜融入重慶人的生活,比誰都愛吃辣,重慶話也越說越好。

小姨安定了下來,心悅就一個人獨自離開重慶,帶著點滴往昔溫柔捲上她的衣裙,獨自上了火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