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曆史 > 漢鼎餘煙 > 第八百四十一章 開門

漢鼎餘煙 第八百四十一章 開門

作者:蟹的心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7-21 20:11:40

城外廝殺之聲震天動地,江陵城中自不會茫然無知。

雖然敵軍攻城滿打滿算也不過兩日,第二日還冇過去,可攻勢之凶猛、殺傷之慘烈超乎想象,給城中的百姓將士帶來極其沉重的壓力。

因為城外百姓多已避入城內,使得城中人丁極其密集,江東的發石機每次投放石彈,幾乎都會造成慘烈傷亡。過去兩日內,已經有好幾次百姓失控呼嘯的情形出現,費觀不得不調動本部厲行彈壓。

此時城池四周的敵軍漸漸退走了,城上駐守將士無不狂喜,都知必定是援軍趕到。

而費觀的一名部下找到了潘濬的時候,潘濬正站在一座城門洞裡,逐一安撫著焦慮而疲憊的將士們。這座門洞位於江陵城南門東側,門外恰好有一片舊城的夯土高地,今天下午江東軍試圖在這高坡上立起臨車,而守軍幾次突入城外,試圖阻止搭建。

雙方糾纏惡鬥到此時,城外的高地已經死屍橫陳。原本負責這片城牆的守軍和費觀前後兩次派來的援軍,都遭受到了巨大損失,剩餘下來的,就隻有此刻或坐或躺在門洞中的這些將士。

他們每個人都帶著輕重不一的傷,疲憊得連一句話都講不出來,一點都冇法動彈,更不要說提起武器作戰了。好在不久前潘濬帶著他自己府中的彪悍部曲兩百餘人充實到這裡,才使這裡的守禦重新穩固。

潘濬見到費觀的部下奔來,略有些吃驚:“怎麼,這時候賓伯不該抓緊時間,重整城防麼?又有何事找我?”

那部下奔得急了,喘了好幾口氣才道:“巧得很,太守正要往這裡來,有要事與治中商議!”

“哦?”潘濬連忙步出門洞以外,正看見費觀帶著一隊將士匆匆趕到。

隔著老遠,費觀大聲笑道:“看見了冇有?有援軍來了,正在紀南城一帶鏖戰!”

這兩人往日並無特彆的私交,但今日早上費觀救了潘濬一命,潘濬遂提齣兒女姻親的約定,瞬間就拉近了兩人的關係。

“我已登城看過了。適纔有精乾將士往城外抓了舌頭回來,審訊得知,來得乃是左將軍雷遠所部,約數千人。他們應有奪占紀南城,與江陵互為犄角的意圖。”

“竟是雷續之來了?”費觀大喜:“有此人在,江陵無憂了!若他們果然奪取了紀南城,則北麵荊州、當陽兩地的吳軍就會腹背受敵,關將軍領兵折返全無阻礙……承明,這一仗,我們已然贏了!”

潘濬思忖片刻,搖頭道:“早在今晚,至遲明晨,吳侯親提十萬眾,將會溯江而來,直抵江陵。敵眾我寡,此戰勝負猶未可知,我們切不可放鬆!”

“承明的意思是?”

“此刻雷將軍與敵鏖戰,勝負未知,我以為,賓伯可以揀選城中精銳,殺出支援,此舉,既能協助雷續之在紀南城站穩腳跟,也好通報兩軍情形,以便之後繼的配合。”

費觀乾脆地道:“不妥。”

“怎麼就不妥了?”

“承明,如今城中守禦的兵力緊張,有經驗的士卒皆為骨乾,每一個都很珍貴。若將他們集結起來,與敵野戰……派遣得多了,我怕愈發削弱了城池的守禦,得不償失;派遣得少了,徒然送死,更無必要。”

潘濬素來不涉軍機,隨口提個建議,費觀不同意,也就作罷。他頷首道:“原來如此,賓伯說得是,是我想得差了。”

“然則……”費觀拉著潘濬的胳臂,兩人一起走出城門內側的拐角,再站到登城馬道的半截位置:“我另有一事,須得承明為我參詳。”

“快快講來。”

“孫權的大軍即將抵達,這你是知道的。”

“冇錯。”

“江東以船隊運兵,可供巨舟大船繫泊之地,惟有江津港。”

“正是。”

“江津港以東,便是雲夢大澤,沼澤湖泊綿延,不下百裡。承明,我此前與關將軍攜手,在江津港外的蘆葦蕩中,暗中備有輕便火船三十艘,又單獨派遣了一撥人手,長期專管此事。隻要我在江陵城頭點起三座火堆,他們就會以藪澤為掩護,發動火船,焚燒江東船隊!”

“這……”潘濬吃了一驚。他很清楚江津港西麵的複雜水文條件,就算不考慮風向、氣候,若真有三十艘火船,至少也能讓江東水軍吃一個大虧。

過了半晌,潘濬歎道:“賓伯,你真是深謀遠慮之人!”

“哈哈,不敢當,不過是效法赤壁故伎而已。”費觀謙遜兩句,繼續道:“我想與承明參詳的是……你覺得,這把火,是在吳侯船隊抵達之前放,還是待到吳侯船隊抵達以後放?前者,能在一定時間裡封鎖江津港,斷絕呂蒙等人的退路;而後者斷絕的,便是孫權大軍的退路!”

“這……”潘濬來回走動幾步:“賓伯,其中利弊,容我細思之。”

費觀等了一會兒,見潘濬的眉頭越皺越深,不禁問道:“可有什麼礙難之處?”

潘濬猛抬頭,眼神閃動:“賓伯,我今日說起,願與足下結為兒女姻親,乃是真心誠意,言出必行。”

費觀聞聽茫然,全不知潘濬為何突然說起。

他笑了兩聲,下意識地沿著馬道往上再走兩步。

就在此時,他忽然聽見低沉的聲音從城外飄來,這是至少數百人在潛伏前行!這是他們竭力壓低的腳步聲、甲冑碰撞聲和人的呼吸聲!

江東軍不知何時,已逼近到城下了!

怎麼可能?這一麵城牆所對的方向,至少有六座望樓,有十五隊隨時巡邏的哨兵,更不消說本來就在城頭防禦的人手,他們都瞎了?眼下可不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這才傍晚!天色還早呢!

費觀麵色瞬間轉為驚怒,一隻手握上了腰間的刀柄。

就在此刻,潘濬猛地撲上去,將費觀壓倒。

這兩人都有親隨、扈從,因為不敢打擾兩人談話,都站在城下等待。眼看著兩方主人忽然打成一團,費觀所部一時驚駭,而潘濬的部下們彷彿早有準備,他們瞬間抽出短刀,將費觀的部下們一一刺死。

潘濬一手揪著費觀的手臂,不讓他拔刀,另一手則試圖拔出自己的腰刀,然則兩人四臂糾纏一起,誰也伸展不開。費觀畢竟年輕,而且還習武不輟,須臾間占了上風,掙紮著要推開潘濬。

忙亂中,潘濬忽然摸到了一塊拳頭大的碎石。

早上江東以投石襲擊城內,有一塊巨石正中登城馬道。若非費觀拖拽,那巨石幾乎要了潘濬的性命。而這石頭,便是巨石碎裂後留在原地的。

潘濬毫不猶豫地握緊碎石,狠狠往費觀頭上砸去。

砸了一下,費觀滿頭滿臉鮮血橫流,慘叫一聲。

潘濬再砸,兩下,三下,四下,伴隨著骨骼碎裂的聲音,鮮紅的血液飛濺,費觀叫聲漸低,呼吸停止。

潘濬隻覺得自己力氣用得過度,心臟跳得好像要從喉嚨裡出來。他喘著粗氣站定,嘴裡感覺又腥又苦,也不知是自己咬破了牙齦,還是費觀的血灑進了嘴裡。

當潘濬的部曲們奔上馬道時,隻見素來肅穆端嚴的荊州治中臉色猙獰如惡獸。他用滿是血絲的雙眼看看身邊的人,厲聲道:“還等什麼?開門!迎接江東兵馬入城!”

部曲們被潘濬凶狠的神態嚇得發抖,慌忙大聲應道:“是!這就去開門!迎接江東兵馬入城!”

數十部曲高喊,話聲立刻傳到了城頭,傳到了臨近的三五處城台和望樓。

那一處處地方,還堆積著戰死者的屍體,地麵被鮮血洇得濕潤,還冇有乾涸。可就在此時此刻,足足數百名本應牢牢守把此段城牆的將士齊聲高呼:“開門!開門了!迎接江東兵馬入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