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曆史 > 漢鼎餘煙 > 第八百四十七章 用武

漢鼎餘煙 第八百四十七章 用武

作者:蟹的心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7-24 20:38:03

那名帶回王躍的都伯越眾而出:“雷將軍,我是都伯張郊,此處城門周邊,由我部守把。現有可戰士卒一百出頭,另外還有壯丁兩百餘。”

“繼續守好此處城門。另外,挑五十個人跟著我。”雷遠簡單地道,隨即找了一名扈從,讓他替自己包紮大腿的傷口。

這時候馬岱從前頭折返:“將軍,仔細問過了。”

“講。”

“亂事源於江陵新城正南麵的一座城門丟失。將士們都說,事前全無征兆,忽然就說費太守戰死,然後敵人就衝進來廝殺!目前南麵的城門丟了有兩座,吳軍正湧入城中,攻打各處重要府邸和糧倉、武庫。另外,與江東軍一同行動的,還有治中從事潘濬的人,這廝帶著一群同夥,叛變了!”

這麼短的時間,虧得馬岱能問清楚。

而雷遠的馬鞍前橋發出哢嚓一聲清脆之響,原本就已經裂開的木料終於被雷遠徹底掰斷了。

他將鞍橋一扔,罵了一聲。

“將軍,我們怎麼辦?”馬岱問道。

“孫權的主力大軍尚未抵達,淩統、賀齊本部都在城外與我交戰,呂蒙依靠的隻有他的本部和叛亂的烏合之眾……”雷遠環視眾人,鏗鏘有力地道:“隻要我們自己不亂,此輩根本不足為懼!我們沿著城中大道向南,殺退吳軍,奪回城門!”

都伯張郊過來稟報:“將軍,五十人已經挑好了,我帶著他們一起!”

“其餘人要繼續堅守城門,絕不能有失!你知道麼?”

“將軍放心,必不有失!”

雷遠微微頷首,隨即提氣喝道:“李貞!”

“我在呢!”

“把我的旗幟都舉起來,跟在我身後!”

“是!”

李貞身後一名扈從立即高高舉起寫有“左將軍雷”四字的將軍大纛。李貞又從馬鞍邊的皮囊裡取出一副軍旗,揮手將之抖開了,套在長矛杆上高高擎起。旗幟迎風忽喇喇招展而開,正麵書寫四個大字:“廬江雷遠”。

這兩麵軍旗,便代表著漢中王麾下屈指可數的重將,左將軍雷遠本人和他的本部兵馬,已經到了城裡!

荊州將士們因為南郡太守費觀戰死而失去的主心骨,瞬間就回來了!

看到這兩麵軍旗的將士們無不心神激盪,隻覺得一股血氣從胸臆之中蓬勃欲出。甚至在更遠處的城牆和裡坊之間,也有將士歡呼著奔跑過來,有人簇擁著雷遠和他身邊的騎士們,也有人主動站到張郊身後。

“諸位,我們出發!”

城門往南的道路寬度約莫三丈,能容數騎並行。

馬岱和霍存麾下的騎士們,無論人和馬都已經疲憊之極,他們如在城外,確確實實已經不能和張遼所部對抗。但這時候,每一名騎士都下定了伏屍流血、非勝則死的決心,他們壓榨出了人馬身上最後的潛力。

當他們沿著筆直的道路滾滾向前,就像鐵流般不可阻擋!

道路往南不遠,就是費觀的府邸。有一支吳軍突入此地,正試圖攻入府中,而與之配合的,還有一隊劍客模樣的荊州內應。

費觀家中的數十名男丁在幾名部曲和吏員的帶領下,依托兩側的府邸坊牆,將吳軍的攻勢死死頂住。可是畢竟雙方數量懸殊,隨著時間推移,能夠站在府邸牆頭作戰的人越來越少,他們幾乎已經遮護不了整段牆頭,形勢已近於絕望。

此時鐵騎殺到。

江東步卒在麵對騎兵強襲的時候,就像是土坷垃被巨獸利爪拍散,幾乎冇有半點抵抗能力。

戰馬昂首嘶鳴,馬岱當先撞進吳人隊列,奮力將長槊自左至右橫舞。

江東人根本冇料到這時候江陵城裡會出現一支精銳騎兵,因為局勢占優,他們甚至也冇有結成隊列。於是馬岱的長槊所到之處,洶湧血霧飛濺。有兩三名江東士卒試圖格擋,但他們手裡的長短刀槍被崩得飛起半天高,並不能挽救他們自己的性命。

“殺!”在稍後方,雷遠厲聲高喊,催馬向前。

“殺!殺!”將士們縱聲應和,奮力衝殺。

騎士們以雄武過人、擅於白刃格鬥的勇士在前猛衝,又以能在馬上開強弓硬弩的好手隨後亂射。

頃刻之間,騎隊就碾過了江東人的阻擋,速度絲毫不減。

有個荊州文官模樣的人,此前正指揮著劍客們翻牆,結果鐵騎橫衝直撞,也不知多少馬蹄從他身上踏過,腰腹以下都成了爛泥。

雷遠策馬經過的時候稍稍停步:“這是誰?”

站在牆頂的一名部曲嘶聲道:“這人是荊州從事李肅!就是他與潘濬通謀,帶著吳人殺進城來!”

雷遠於是指了指李肅。

叱李寧塔大步過去,用鐵戟切割李肅的脖頸。李肅初時還呻吟了幾聲,後來腦袋和身體分了家,腦袋便很老實地被掛在了叱李寧塔的腰帶上。

“雷將軍!我們願隨同作戰,為家主複仇!”那部曲大叫道。

“你們現在還有多少人?”雷遠問。

“能拿得動刀劍的,還有三十個!”

“挑十個人,跟緊!”雷遠言簡意賅。

“是!”

那部曲翻身下了牆,很快就退開府邸邊門,帶著同伴們快步追趕。

江陵守軍在突發事件影響下,失去了正常的指揮體係,好幾處重要位置的守將徒然奔走努力,卻無法掌握局麵;而基層的戰士們也無法得到有效的號令,隻能憑藉著自己的一腔血勇作戰。

故而,當他們麵對洶湧殺來的吳軍,立刻出現了慘痛損失。

但這局麵在雷遠進城以後,立刻得到了扭轉。

雷遠領著騎隊迅速向南,沿途連續擊散了好幾支江東兵力,而己方的力量則像是滾雪球那樣,漸漸龐大起來。

那些零零星星分散在各處不知所措的將士,那些奔走在街道上意圖逃亡的壯丁,那些死守著主家宅邸絕望反抗的部曲徒附,甚至還有那些頭髮斑白、雙手顫抖的軍戶老卒……所有人,就像水滴彙成小溪一般彙集到雷遠的將軍旗下,然後沿著江陵新城裡筆直的道路,形成了洶湧的河流。

而此時,殺進城中的吳軍卻分散了。以至於領兵圍攻前將軍府的校尉宋定感覺兵力不足。

原本以三萬眾圍攻四千人守把的江陵,城中還有己方聯絡多年的內應,怎麼看都應該是手到擒來。可是,從今天早晨開始,分佈在江陵周邊的兵力一撥一撥地被雷遠打散,以至於真正攻入城中的,就隻有呂蒙的部下。

他們配合著城中內應,初時倒也聲勢驚人,進展很快,但進展愈快,兵力愈分散。於是當雷遠進城的時候,雙方攻守之勢便瞬間逆轉了!

身在南門的呂蒙很快就聽到了宋定被逼退的訊息。

他深深地歎了口氣。

江東軍的戰鬥力,始終與漢軍有著不可逾越的差距。吳侯、陸議和呂蒙自己都能正視這差距,所以才製定了精密而繁複的步驟,試圖一步步地落子,技巧地將局勢導向對己方有利的方麵。

問題是,誰能想到雷遠臨時糾合之眾如此善戰?

誰能想到雷遠竟然直驅江陵?

誰能想到明明城池都破了,雷遠不僅不退,反而殺進城裡,主導巷戰?

誰能想到有張遼和淩統在外,竟不能阻止他的行動?

雷遠所做的事,己方冇能想到,也冇能阻止。而己方再怎麼精密而繁複的步驟,再怎麼仔細籌劃棋坪上的每一個細節,也抵不過雷遠憑藉蠻力,直接把棋坪砸碎成柴禾,再放一把熊熊烈火!

碰到這樣的對手,再高明的棋手也無所施其技。隻能顧不得斯文,揮臂攘袖上陣,結結實實地揮拳鬥狠。

除此還有什麼辦法?

這便是兩軍相遇勇者勝!

呂蒙凝視著對麵洶湧而來的劉備軍。他看到了飄揚的左將軍旗幟,和旗幟下的那一位老相識。

當年周郎尚在時,雷遠策騎橫截於荊南,與呂蒙縱騎搏殺。那一次,呂蒙奇襲公安的構想被打斷了,直接導致周郎對荊州的謀劃徹底失敗。這一回,又是兩人沙場相逢,爭奪的城池則換成了江陵。

呂蒙可冇打算再輸。

他急遣信使,勒令城外各部或者繼續攻城,或者轉向南門,由南門進城助戰。

那信使問道:“張遼將軍呢?”

呂蒙沉默半晌:“會有他用武之地。”

信使連忙去了。

呂蒙轉向身旁的潘濬道:“承明公,還請你依照前諾,立即組織城中親附於你的宗族部曲……這是決定大局的時候,每一分力量,都要投入進去。”

潘濬的臉色難看之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