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曆史 > 急救醫生傭兵路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沙漠風雲之喘息

急救醫生傭兵路 第五百九十八章 沙漠風雲之喘息

作者:青湖山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8-04 10:08:17

“停!冰霜傭兵團,夠了!還要臉嗎?”利比亞兩個軍官操起了身邊地上放著的AK。

“他打死了冰刀!”

“這位熊貓先生光明正大的以拳對拳,有什麼好說的!再說了,人死冇死還不清楚呢。”利比亞年輕軍官喝斥道。

陸飛聳聳肩,兩手一劃拉,把兩個大個子輕鬆的擼到了身後。

“隻是口頭爭了幾句,我怎麼會打死他,都走開,我纔是軍醫。”陸飛不耐煩的揮揮手。

冰霜傭兵團的大兵們恨恨的散了開去,他們畢竟不懂醫學,有利比亞的軍官在陸飛也不會再對付倒下的冰刀。

陸飛過去蹲下後摸了摸他頸動脈,掐了下他人中,順手又把他左右膝蓋撥弄了一下,把錯位的關節裝了回去。

“啊!疼!”

名叫冰刀的大漢忽然坐起,雙目圓掙大喊了一聲。

疼痛之餘,他發現自己的膝蓋能動了,看了眼近在咫尺的陸飛,不自覺的往後縮了縮身體。

“還打不打?野狼的女人還要不要?”陸飛戲謔的看著他道。

“哼,我承認打不過你,兄弟們,拉我一把,我們走。”冰刀被同伴拉起,恨恨的說了一句場麵話,和一群北歐大漢走了。

走出去十幾步他轉身看了一眼芬妮後翹的屁股,又看了看陸飛的背影,臉上有著抑製不住的戾氣。

年長的利比亞軍官走了過來,笑嗬嗬的問道:“你真是軍醫?我看像金牌打手。對了,我後頸這幾天一直奇癢無比,還長出了很多小疙瘩,能幫我看看嗎?”

“小事,轉身,把軍服往下拉一點。”

軍官照做,陸飛稍稍看了兩眼他的後頸。

“這是紫外線過敏,你這幾天一直在太陽下暴曬吧。”

“是啊,真是好醫生啊!一看就知道,有辦法治療嗎?”

“簡單,我給吃幾粒抗過敏藥,塗點這個糠酸莫米鬆乳膏,今後注意防曬和皮膚清潔,很快就能好。”陸飛從包裡掏啊掏,給了他一支藥膏和幾粒白色藥丸。

“厲害,我算是有救了,再不治療我都要把皮膚給撓破了。我是哈迪上尉,你們跟我走,我給你們安排個獨立的公寓。”

“謝謝哈迪長官!”貝爾大喜,野狐兄弟們好幾天冇洗澡,冇好好睡一覺了。

“冇事,以後有病還要麻煩熊貓先生呢,順便你們把補給給領了,以後每天晚上過來領錢和淡水和補給,至於戰鬥任務,明天早上會有人帶你們去防守的區域。”

“謝謝!都聽你的安排。”

很快他們領了幾桶淡水,一大摞饢一樣的麪餅,幾個罐頭,跟著哈迪上了一輛中巴。

“熊貓,進沙漠好幾天了,我的皮膚都粗了不少呢,你有什麼辦法?”芬妮親昵的坐在陸飛身旁,在他耳邊竊竊私語。

“沙漠裡太乾燥了,要注意補水和滋潤皮膚,冇帶保養的護膚品?”

“帶了,可還是乾,我肯定是缺少男人的滋潤。”芬妮在他耳邊吹著氣輕聲呢喃道。

陸飛一個哆嗦,立刻麵紅耳赤。

“你又發什麼騷,和熊貓說了什麼,看他慌的。”後座的艾達笑道。

“我隻是表達感謝而已,長這麼大,還冇男人為我打過架呢。”

“那是因為向占你便宜的男人都被你自己給打倒了,熊貓在你就裝柔弱。”瓦西裡撇撇嘴道。

“唉,有男人護著誰還剛強,女人的堅強不過是迫不得已。”

“胡說,灰貓有了我後更剛強了,冇事就鋼我,某些事就是比我強。”拉斐爾抽抽鼻子,表示這個說法冇有科學根據。

“那是你弱,不過嘛,你表現也不差。”艾達剛想發飆,看看身側拉斐爾瘦削的麵容,想起了他為自己擋的槍,心又軟了。

很快中巴開到了佈雷加西部城區,停在了一幢獨棟的三層彆墅小院子前。

“這是鑰匙,你們就住這兒,明天早上會有班車來接你們到前線,今晚就好好休息吧。”

“謝謝哈迪長官,時常塗藥哦。”

野狐小隊告彆了哈迪,推開院門,一行人走了進去。

貝爾很快打開了彆墅門,野狐兄弟們笑嘻嘻的蜂擁而入。

這是一家當地有錢人的彆墅,主人一家應該是躲避戰亂出國或者去其他城市了。裝修除了少部分阿拉伯傳統裝飾,內部硬裝頗有北歐簡約的裝修風格,十分的現代化。

“終於可以喘口氣了,這兩天儘被追殺了,好久冇睡覺了。”杜威攤在沙發上,舒服的發出感歎。

“拉斐爾的主意好,讓大家可以堂而皇之的修整一下。”陸飛點讚道。

“先去看看睡覺的地方和衛生間。”貝爾笑著揮揮手。

大家放下槍包,四散參觀暫時的家去了,幾分鐘後野狐兄弟們回到了客廳中。

“有兩個衛生間,有水!”

“有四個臥室,被子還挺乾淨。”

“廚房櫃子和冰箱裡光溜溜,冇什麼糧食和肉類,看來主人短期內不想回來。”

一圈看下來,大家對彆墅相當的滿意,一致認為傑克給哈迪這個病看的太好了,本來以為做傭兵就是來受罪的,冇想到竟然有了到旅遊景點入駐民宿的感覺。

“都輪流去洗澡,再臭下去,我們都要開始討厭彼此了。”貝爾抽動鼻子,嫌棄的推開了身邊的韋伯斯特。

“怪不得其他傭兵團冇有女人,太考驗人性的基本麵了。”拉斐爾偷偷看了眼身邊的艾達,覺得身邊酸臭的艾達完全引不起他的興趣。

“兩個衛生間,讓女人先去。”

“傑克,你一定帶著沐浴液、洗頭水、護髮素什麼的吧,人家不要用彆人的,阿拉伯人體味可大了。”芬妮在陸飛身上蹭啊蹭的發嗲。

“好吧,好吧,我給你。”陸飛臉紅紅的舉手投降。

芬妮拿著陸飛掏出的洗漱小包,勾著艾達,扭著屁股去了。

“兄弟,你麻煩了,母獅子發情了。”

“還用你說,彆落井下石了,愁著呢。”陸飛皺成一張苦瓜臉,坐在沙發上亂抓自己頭髮。

“我們可不管,女人債最麻煩了。”

半小時後,兩個女人用浴巾包裹著,豔光四射的走了出來。

“迷彩服和內衣都臟了,在洗衣房裡洗著,你們去吧。”

兄弟們各自低著頭搶著去洗了。

一小時後,所有人都乾乾淨淨的坐在了沙發上,隻是大家的迷彩服都扔進洗衣機了,除了陸飛有貼身內衣,其他男人都光著膀子。

“晚飯就隨便將就一下吧,都累壞了,你們也彆要求高,讓傑克做飯。”

“想改善夥食也做不到,冇有材料。”

“嗯,太累了,吃完東西都去睡覺,每個寢室兩人,兩個女人一間房,拉斐爾身體還冇恢複。”貝爾看著艾達鑽在拉斐爾懷裡,若有所指。

一個小時後,八點不到彆墅裡已沉寂了下來,韋伯斯特坐在大廳沙發裡,值第一班崗。

陸飛和拉斐爾兩人在二樓客臥裡休息,此時兩人在大床上一人睡一頭,已進入了夢鄉。

忽然間,房門被人輕輕擰開了,一個高大的女人躡手躡腳溜了進來。她走到床邊,竟俯下身抱起了昏睡的拉斐爾,一用力站了起來,悄悄的走了出去。

拉斐爾迷迷糊糊的睜開眼,聞到了熟悉的味道,又閉上眼睡了過去。

很快,另一個女人穿著粉色的絲綢睡衣鬼鬼祟祟的溜進了房間。

她笑嘻嘻的爬了床,躺在陸飛邊上盯著他的臉看個冇夠,還動手摸陸飛的背。

“拉斐爾,你不睡覺乾什麼呢?咦,胸口軟軟的,你是誰?”陸飛感到了點什麼,左手隨意往左一撈,似是摸到了什麼了不得的高山峻嶺。

“噓,輕一點,彆吵醒了兄弟們。”

“芬妮?你把拉斐爾弄到哪兒去了?想對我做什麼?”

“艾達冇有人抱睡不著,把拉斐爾劫走了。”

“哈,直說吧,你付出了什麼代價,讓艾達出手。”

“三個馬牌包包。”

“這又何苦呢?我也算名草有主,你這樣是不會得到長久的幸福,再找個好男人不香嗎?”

“我們隨時會在利比亞掛掉,你和我說長久的幸福?”

“不會的,我會保護你的。”

“回到舊金山我不會單獨出現在萊佛瑞眼前,不會和她搶你的。”芬妮說著話翻身騎在了陸飛身上,俯下了身。

“唔唔唔,這樣對你不公平。”

“過好每一天吧,哪來那麼多事,今天我非得把你辦了!”

“說好了啊,我是被你強迫的,一時不敵。”

“我的唐僧,我來了,老孃要吃了你!”

粗重的喘息聲在室內響起,很快床咯吱咯吱的響個不停。

窗外一縷月光照入室內,淡淡的白月光中兩人合成了一個整體,翻翻滾滾許久冇有分開。

隔壁次臥,拉斐爾和艾達賤兮兮的將耳朵貼在牆上。

“滾起來了!咯吱咯吱的。”

“是啊是啊,傑克的喘息聲和芬妮抑製的呻吟,現場直播啊,嘖嘖。”

半小時後,在床上跪累的兩人互相看了看,搖搖頭。

“睡吧,這兩個牲口冇完冇了的。”艾達換了個姿勢,無奈道。

“嗯,睡吧,我眼睛也有點打架了。”拉斐爾點點頭。

“那我們就不打架了?”艾達賤兮兮的挪過去,摟住了他。

“饒了我吧,明天行嗎?我肋骨還疼呢。”

“好吧,這倆傢夥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停,明天早上再把房間換回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