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曆史 > 急救醫生傭兵路 > 第五百七十三章 24小時之手術

急救醫生傭兵路 第五百七十三章 24小時之手術

作者:青湖山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7-25 10:15:25

“還是要儘快給你做手術,附近有什麼醫院?”

“這裡是黑人區窮人區,哪有什麼好醫院,你就是送我去個小診所我也不敢接受手術,再說,這麼晚一般診所都關門了。”

“這就麻煩了,如果我給你做手術,誰來阻擋這些財迷心竅不要命的黑幫。不管了,我們先離開這兒。”

“長官,霰彈槍子彈打完了。”拉莫斯縮回了身體,從路基上滑了下來。

陸飛接過霰彈槍,從槍包裡找出備用彈鼓換了上去。

“等會我朝來路扔兩顆煙霧彈,然後我揹著黛比,我們一起朝北跑。拉莫斯,你表現的很棒,拿著霰彈槍在前開路,遇到鬼鬼祟祟的人就轟一槍,嚇走了事。

我們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給她動手術。

“好,難得長官這麼信任我,她受傷也是為了救我,放心吧。“

“很好,我會讓fbi接手案子,給你個安全的未來。”

“彆人說這話我信不過,你說我信,長官堅韌不拔,吐口唾沫都有力量。”

陸飛拍拍他肩膀,轉過頭來,舉槍瞄了瞄十字路口,紅綠燈下有些人影晃動。

“咻咻咻!”一梭子過後,陸飛扔出了兩顆煙霧彈。

“拉莫斯,走!”

拉莫斯起身往北小跑,陸飛抱起黛比跟了上去。

昏暗的路燈下,兩人跑的飛快。

“你看著挺苗條,份量也不輕啊。”陸飛揣著粗氣問道。

“還以為你是多溫柔體貼的男人呢,一開口就知道是直男猛漢,不要說女人胖!會引起女人不停的口水噴你的,我才55公斤好嗎?”黛比勾著他脖子甚是享受。

“換種說法,某些部位的脂肪含量不低。”

“你這麼說我感覺好多了,謝謝誇獎,你不是說揹著我嗎,為什麼要抱著?這麼近距離看著你的帥臉,人家的小心思又活泛了起來。”

“西方女人都這麼直的嗎?揹著跑會一直撞擊你腿上的血洞,疼不死你,我也擔心後麵的流彈打到你。”

“原來如此,你是真正的紳士,對了,我還冇吃晚飯,餓。”

“呼哧呼哧,我也是,本來要和萊佛瑞吃大餐去的,晚上還有第二頓活色生香的大餐等著我,現在抱著個渾身是血的女警察逃命,被人追十幾條街,真是倒黴透了。”

“長官,前麵有亮光,好像有個店麵開著。”拉莫斯大聲道

“很好,我們就去那兒,黛比的大腿還在流血,必須手術了。”

很快兩人往亮燈的門麵跑了過去。

這是一家汽修店,捲簾門整個關上了,亮光從捲簾門上半開的小門裡透了出來,汽修店裡不時傳來叮叮噹噹的聲音,似乎有人在加班修車。

“進去,不管裡麵是誰,先拿槍指著再說,我來發話。”

“好的長官。”

拉莫斯推開門進去了,陸飛側過身抱著黛比,走了進去。

汽修鋪不大,裡麵兩個年輕的白人正在修理一輛老式的野馬。

看到有人進來,兩人立刻抓起了身邊的大扳手,在看到拉莫斯手中的霰彈槍後嚇的放下扳手舉起了手。

“你們是誰?打劫嗎?我們冇錢,這輛車也冇修好。”紅臉膛白人舉起手哆嗦著問道。

“不用擔心,我是fbi,抱著的女孩是警察。”

“切,嚇了我一跳,警察,fbi就有權力亂闖民宅了?滾出去!”兩個年輕人立刻直起了腰,精神抖擻了起來。

“拉莫斯,朝野馬噴一槍。”

“是,長官!”拉莫斯拉動槍栓就要開噴。

“彆,你們不是執法人員嗎?怎麼亂來!”兩人頓時抱頭蹲下大聲的嘶喊著。

“閉嘴!廢話那麼多,你們就當遇到打劫了,過後隨便告我!報我大刀傑克的名,看在舊金山、奧克蘭這塊土地誰敢收你投訴信!現在給你們兩條路走。”

“咳咳,長官說吧。”兩人以為遇到了黑警,立刻老實了。

陸飛先把黛比放在內間的沙發上,拎著揹包走了出來。

“現在有群黑幫在追殺我們,你們把門麵租給我一晚上,給你們2000美刀,明天你們再回來。要不就和我一起對抗黑幫,我給5000美刀。”

“我選擇把場地租給你,我們可不想和土生土長的黑幫作對,風險太大了。”

“這是2000,趕緊走!不許告訴黑幫的人我們在這兒,否則,等我脫困了殺你全家!”陸飛扔過去一疊錢,從揹包裡取出了hkm27,擺出一副很凶惡的表情。

“咳咳,謝謝長官,我們走了,儘量彆把這裡打爛。”

“知道了,滾!”

兩人接過錢,連滾帶爬就往外跑,十幾秒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拉莫斯,守著小門,我要給黛比動手術。也彆想跑,外麵有多危險你也知道,等會萬一守不住,進來內間通知我。”

“我又不傻,長官,這裡還有水喝,渴死我了。”拉莫斯看到桌上有箱礦泉水,拿了一瓶去守捲簾門的小門去了。

陸飛也拿了幾瓶到半敞開的內間,先和黛比一人喝了半瓶,又洗了洗手。

“這是我的急救包、開刀工具,這些都是s給我定做的,我說這些主要是告訴你我很專業,不用太過擔心。等會要往你大腿上倒酒精清洗,千萬忍住,當然我會先給你打一針嗎啡。”

陸飛一邊給黛比解釋,一邊做著各種準備工作,。

“你輕點哈,人家怕疼,還有,給我縫的好看點,要不以後怎麼穿超短裙。啊!疼!”

“我隻是給你靜滴瓶葡萄糖,順便加了抗生素打了針嗎啡而已。你喊的輕點,黑幫的人還冇打上門,你不用通知全世界。

再說了,你這麼喊,彆人還以為我怎麼著你了。”

“這你就冇經驗了,強暴案件中女人發出的聲音可不是這樣的,要絕望中帶點生理性刺激。”

“我靠,我要這個經驗乾嘛!行了,時間緊迫,我要開始清洗傷口了,我找找,這裡有塊毛巾,你咬著,免得你咬我。”

黛比苦著臉,咬住了毛巾,衝陸飛點點頭。

“轟轟轟!”忽然門口拉莫斯朝外連噴幾槍,又躲了進來。

“哈哈,我打倒了一個,他們殺來了!”

話音未落,噠噠噠的槍聲在外響起,子彈打在捲簾門上乒乓作響。

“轟轟轟!”拉莫斯再次勇敢探出身,連開好幾槍。

“很好!頂住,給我十分鐘,過來,拿我槍包裡的hkm27自動步槍,打死多少我都替你兜著!”

“謝謝長官!這幫人過來就開槍,肯定是來乾掉我的,我也是救自己。”

陸飛轉過頭來,看著黛比,露出了自認為很和藹的笑容,黛比看著他手中泛著寒光的手術刀和偽善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放心,我技術過硬,你忍著點,我會一針見血的。”說著話,陸飛手中的酒精瓶倒了下去。

“嗚嗚嗚嗚嗚!”黛比立刻兩眼圓睜拚命搖頭,嘴裡發出的古怪聲音令人遐想。

陸飛摁住她的腿,用手術刀稍微切開了一點傷口,通過掃描找到了子彈,小心的避開大血管和神經,慢慢鉗出了子彈。

“你很棒,放鬆腿上的肌肉,不要夾的那麼緊!對了,好!子彈已經拿出來了,我要清洗傷口再縫合,有點小痛哦。”

酒精再次倒入了傷口。

“嗚嗚嗚!“黛比滿頭大汗,臉色煞白,兩手在沙發上亂抓。

陸飛接著縫合肌肉組織,表皮組織,消毒,一整個讓人看著都疼的操作,他儘量使動作輕柔,縫合表皮也是用的美容針,從內裡縫合。

外間槍聲不斷,拉莫斯已用上了hkm27,一槍槍打的興高采烈,微光夜視儀看的見敵人的蹤影,準度高了不少。

“最後一針,好了!彆起來,我再給你用繃帶包上傷口。我們要找個超市什麼的。

咳咳,你的小白內上全是血,有點觸目驚心,容易讓人誤會。”

“呼,嗚嗚嗚,疼死我了!你不是說小痛嗎?簡直就像生孩子一樣疼!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啊啊啊,我恨你!”

黛比吐出了毛巾,擦了擦眼淚,連珠炮似的痛罵陸飛。

“喝口水吧,我已經很溫柔了,這是我第二次溫柔的給人開刀,你知足吧。”

“你第一次給了誰?我覺得還是走不了啊,整條腿都痛的麻木了,不對啊,為什麼腿還疼啊,子彈不是拿出來了嗎?”

“我是醫生不是上帝,腿上開了這麼大個洞,自然會疼。你們女人每個月流血的日子,不也會肚子疼嗎?儘量不要下地,先休息一會,我去看看拉莫斯。”

“對不起,我不是想懟你,隻是管不住嘴。”

“冇事,給人動刀開洞也不是第一次被罵了。”陸飛脫下手套,拎著槍包跑去捲簾門了。

到了捲簾門旁陸飛先是從拉莫斯手裡去過hkm27,裝上了新彈夾,又抓了把霰彈槍子彈給拉莫斯,自己和他換了個位置。

“這群人被我打死打傷了幾個,不敢靠近,我時常伸出槍管胡搞瞎搞。”

“乾的好,他們情願這樣僵持也不繞路從另一邊一起進攻,說明他們在等人來,這群人看來還在叫援兵。”

“我靠,現在我們都衝不出去了,還叫人來,長官,要不你也叫人吧。”

“有道理,看來不得不叫人了。”

陸飛和拉莫斯換了個位置,打了個電話給伯恩,請他的人快點馳援。雖然不知道地址,不過衛星電話能被定位,不用擔心fbi的人找不到他。

剛掛了電話,黛比不知從哪兒弄來根鐵棍,撐著就走了過來。

陸飛趕緊找了個靠背的椅子讓她坐下。

“你出來乾什麼?怕我搞不定這幫混混?”

“不是,是我疼的不行,問問你有冇有止疼藥。”

兩人正說著話,忽然間遠處響起了警笛聲。

“太好了,局裡的同事來了,不過,這裡是奧克蘭,應該不是舊金山警局的同事。呼,看來,這一切終於可以結束了。”

“希望吧,讓他們把拉莫斯接去州立監獄,我要回去吃大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