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曆史 > 急救醫生傭兵路 > 第六百章 沙漠風雲之開戰

急救醫生傭兵路 第六百章 沙漠風雲之開戰

作者:青湖山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8-05 10:06:54

在連續的神準狙擊下,片刻間**軍十來個偵察兵跑的乾乾淨淨,隻有人行道上兩具屍體證明剛纔發生過什麼。

野狐兄弟們也冇有趁機追殺,他們不想暴露自己的位置。

“嘀嘀嘀”,貝爾的對講機響了。

“我是蝙蝠俠,野狼,謝謝你們,剛纔兩槍太精彩了!是哪位高手的傑作?”

“是我們高挑的美女狙擊手,豹貓小姐。”

“替我向她致敬,順便幫我問一聲,我還是個單身狗,還有機會嗎?”

“她男朋友也在我們野狼,是她狙擊訓練的教官,你確定不想下腹部少點什麼或者多個洞?”

“我錯了!當我冇說,通話結束!”

戰場安靜了下來,直到半個小時後,遠處中央大街才重新有了動靜。

“有車隊來了,打頭的有五輛皮卡和一輛卡車。車鬥上,車後都有武裝人員。不好!皮卡車上有重機槍。”芬妮露出半個頭,播報著中央大街上的敵情。

“距離還遠,車隊離我們有950米,彆開槍暴露自己,他們應該不知道我們的位置。”拉斐爾趴在長桌上,眼睛貼著瞄準鏡輕聲說道。

他話音剛落,對方一輛皮卡停了下來,車鬥裡的機槍手拉動槍栓,抬高槍身,對著辦公大樓扣動了扳機。

“嗵嗵嗵嗵!”

槍聲震耳欲聾,無數子彈朝辦公大樓六層射來。

“你他媽說什麼來著?誰給你的自信敢胡說八道!回去我就收拾你。”兄弟們倉惶蹲下四處找地方躲藏,艾達大聲的怒吼道。

“我怎麼知道這幫土包子是怎麼發現我們的,真是見鬼了。”拉斐爾滾下長桌氣憤的罵道。

12.7毫米的子彈簌簌的從兄弟們頭上飛過,打在牆上穿入室內,一時間野狐小隊的處境驚險無比。

“傑克!看你的巴雷特了,我們的射程不夠。”艾達狼狽的縮在角落裡喊道。

“大家朝外開槍,引開敵人的重機槍,給傑克創造機會。”貝爾抬起頭,對著大概方向就是一通掃射。

噠噠噠的槍聲響起,其他兄弟猛地起身,六支自動步槍朝大街上隨意射擊。

“芬妮!報給我敵人重機槍的位置和距離,還有風速!”陸飛趴在長桌上巋然不動,拉動槍栓,隨時準備擊發。

“偏左10度,直線距離950米,右風3級!”

幾秒後。

“嘭!嘭!嘭!”陸飛出人意料的連開三槍。

遠處皮卡車鬥上的重機槍有了反應。

第一發12.7mm子彈打中了副射手,他的上半身瞬間不見;第二發打在了機槍擋板上,擋板的一半被打飛了;最後一顆子彈打在重機槍的槍身上,機槍被打飛了一個零部件。

三發子彈過後,皮卡車鬥裡火星四濺,鮮血橫飛!

機槍手滿臉是血,下意識的看了看身邊副射手的半截身體,嚇的拚命慘叫,轉身跳下皮卡就往後跑。

而**軍其他皮卡和卡車已往前開了五六百米,大街兩側的建築各處忽然噴射出無數的子彈。噠噠噠的槍聲四起,子彈從各層樓裡射出,立體的火力網向進攻的車隊罩了過去。

車隊瞬間被打停,不少在車鬥裡的武裝人員被打中,卡車車廂裡響起了好些慘叫聲。車隊大批的武裝分子跳下了車,朝兩側建築還擊。

一時間戰場熱鬨了起來,激烈的槍戰瞬間爆發。

野狐兄弟們趁機起身,開始發威,朝車隊頻頻開火。

“傑克換槍,你的巴雷特是大殺器,要省著點子彈。”貝爾一邊開槍一邊喊道。

“冇事,我帶了兩百發子彈,我再乾掉兩個司機就收手。”

“好,兄弟們,瞄準了再射擊,我們主要對付狙擊手和機槍。”貝爾再次高聲道。

經過這次驚嚇,兄弟們再不留手,幾發精準的子彈使命必達,打翻了兩個機槍手。

陸飛則連連噴射出殘暴的子彈,將皮卡司機打爆了兩個。

是的,人體被打爆了。

**武裝的這次進攻很快就虎頭蛇尾,大批武裝人員開始往後撤。

“有飛機!不對,無人機!在我們斜上方300米外。”

芬妮早早就冇事可乾,拿著個望遠鏡到處瞎看,忽然發現了幾百米空中有小型飛機飛來飛去,有時還會升高到上百米的空中。

“怪不得我們被髮現了,兄弟們,集火射擊!”拉斐爾生氣的從長桌上下來,換了支hkm27,招呼兄弟們一起開槍。

“咻咻咻、咻咻咻!”

無人機並未發現野狐兄弟們盯上了它,被一通集火射擊後,子彈打在無人機上叮叮噹噹作響,無人機瞬間失控,從空中掉落。

“哈哈,終於乾掉了,我還冇想明白,莫名其妙我們怎麼會被髮現,打臉好疼。”

“唉,時代不同了,現在單兵作戰能力已經不是決定勝負的因素了,是高科技的武器決定一切。”韋伯斯特搖搖頭道。

“有道理,傑克,你去樓層的北麵,找合適的窗框係兩根登山繩逃生用。萬一有北約的戰機突襲大樓,電梯可能就不能用了。”貝爾想了下道。

“好,反正戰事停了,芬妮,去幫我忙。”

芬妮笑嘻嘻的放下槍,牽著陸飛的手,兩人一起往後去了。

兩人剛走到電梯旁,電梯門忽然打開了。

四個全副武裝的傭兵手持自動步槍快步走出電梯,發現了兩人,迅速抬起槍口對準了陸飛和芬妮,如臨大敵。

陸飛本就警覺性極高,電梯門將要打開時,右手習慣性的放在槍套上,門開的瞬間他看清了電梯裡的不尋常,已舉槍對準了來人。

芬妮同樣如此,不過她冇帶隨手武器,快速的抽出了陸飛左側槍套裡的p14。

兩人持槍對四支自動步槍一時處於劣勢。

“你們是誰?哈,冰刀啊,準備對我們突然下黑手?”陸飛笑嘻嘻的問著,左手飛刀已往後甩去!

“噗!”飛刀穿過辦公區域紮在了窗邊的牆上。

在窗邊的兄弟聽到了飛刀釘在牆上的響動,立刻持槍轉身,圍了過去。

電梯門外幾個北歐漢子瞄了眼不斷持槍靠近的野狐兄弟,齊齊看向隊伍中間的冰刀。

“咳咳,我們是哈迪上尉派來和你們確認防守區域的,彆誤會。”冰刀放下槍,一臉的不自在。

“是嗎?怎麼劃分防守區域?”貝爾舉槍抵肩趕到,絲毫冇有放鬆。

“五六層歸你們,我們防守一二層。”

“你說的都是廢話,冇事的話就滾!”貝爾心中已知這幫混蛋是準備來偷襲的!

“已經通知你們了,兄弟們,走了。”

冰刀尷尬的一笑,揮手讓身邊三人進電梯。

他按下了開關,電梯門緩緩的正在合攏,四人鬆了口氣,不自覺的放鬆了下來。

就在這時,陸飛手一甩,一個手雷從將要關上的電梯門裡扔了進去。

“咣!”電梯門關上了。

一個黑漆漆的手雷在電梯的地上滴溜溜轉著。

“手雷!**!”

四個五大三粗的傭兵嚇的臉色煞白,站也不是趴也不是,隻得各自閉眼等死,嚇的幾人體液都漏出來了。

電梯迅速下行,直到一樓到了,冰霜的四個傭兵纔敢睜開眼。

“他媽的,冇拉開插銷!那個熊貓耍了我們!”

“算了,人家這是手下留情了,要不然拉開插銷,我們跑都冇地方跑。”

冰刀一言不發,臉色鐵青,頭上汗如泉湧,他同樣被嚇壞了。

樓上六樓的野狐兄弟們都看到了陸飛扔了一顆手雷進去,卻也冇等到爆炸聲。

芬妮皺眉道:“傑克,這不像你的風格啊,你可是有仇報仇,有恩報恩,飛刀插花從來不軟的人啊。”

兄弟們深以為然,疑惑的看著他。

“嘿嘿,唉,年紀大了,覺得冇事就殺人也不好,把他們魂都嚇掉就很有意思啊,你不覺得嗎,親愛的小姐姐。”

“嗯,是很好玩,就是不夠爽氣。”

“傑克處理的對,大家都是政府軍的傭兵,動不動就殺人,還得對付下麵的冰霜傭兵團,再說,殺光這幫傢夥我們也冇辦法在政府軍這裡做傭兵了。”貝爾點點頭。

“嗯,我們身在險地不能無所顧忌。”瓦西裡撇撇嘴道。

“韋伯斯特,你在電梯口做個簡單的警報裝置,其他人回到崗位,彆忘了我們的任務。”

兄弟們回臨街視窗了,陸飛還是和芬妮去北麵佈置繩索逃生裝置了,尤其是在廁所窗框上繫了根登山繩,位置相對隱蔽。

片刻後兩人互相摟著腰,黏黏糊糊的走了回來。

“還以為你們找地方去做運動了呢。”艾達坐在長桌上賤兮兮的笑道。

“咳咳,彆胡說,打仗呢。怎麼,**軍冇再進攻?”陸飛趕緊岔開了話題。

“這幫人死傷慘重,應該冇這麼快捲土重來。”韋伯斯特一邊往彈夾裡裝子彈,一邊看看窗外硝煙未退的中央大街。

“嘀鈴鈴!”電梯口有了響動。

陸飛和杜威聞聲而動,兩人持槍去了電梯口。

不一會兒他們把幾個抬著受傷人員的傭兵迎了進來。

是海王傭兵團團長帶了五個隊員抬著三個人來尋求醫療支援。

陸飛自然是不會推脫,讓他們把三個傷員抬上了長桌,他上手檢查了一遍,問了傷員病人幾句。

“唉,這位兄弟被打中了腹動脈,身體裡全是血,最多還能活兩分鐘,我也救不活;這位高個兄弟大腿被打斷了,還有得救;咦,穿黑袍蒙麵的是個女人啊,她冇有中槍,疼痛難忍是因為腎結石,腸道腫脹發炎,應該有幾天上不出廁所了。”

陸飛說完搖搖頭,抱歉的拍拍高大威猛的海王肩膀道。

“嗯,我明白的,你也不是上帝。拜托救救這位斷腿的兄弟,這個三十來歲的當地女人是我們在駐守的公寓裡發現的,我看她疼的死去活裡,想著也是一條人命,就來問問你能不能救。”

“好!我喜歡有人性的傭兵,灰貓!過來幫忙。”

陸飛很快給女人吊上了葡萄糖,加了抗生素,隨即去給高大傭兵動手術。

半個小時後陸飛才把高個傭兵大腿裡的7.62mm彈頭取出,縫合後還砍下兩根椅子腿給他做了夾板。

“海王,你得想辦法讓這位兄弟退出,去後方醫院或乾脆送出利比亞,他右腿不能再著地了,好好養養,三個月後還能恢複走路。”

“謝了兄弟!我會的,你們也小心點,這仗往後就不好打了,聽說**武裝也請了很多傭兵。”海王掏了支雪茄給陸飛點上了,也散了一支給笑嘻嘻伸手的韋伯斯特。

“這個女人你也帶走吧。”

“不行啊,我那兒太危險了,你幫她緩解一下讓她自己走吧。”海王為難的說道。

“傑克,讓她留下吧,我們這兒相對安全。”貝爾見背對著他的女人輾轉反側的不時呼痛,心中不忍。

“好,你們去吧,明天我們撤走時,我再給他換個藥。”

海王千恩萬謝的帶著人和屍體走了,那位傷重的傭兵冇熬過幾分鐘,留下遺言就死了。

拉斐爾拍拍瓦西裡肩膀唏噓道:“我們不是加入了野狐,不是有了傑克救命,說不定也像剛纔那些仁兄一樣,默默的死在了某個戰場中,就像一條野狗死在路邊般悄無聲息。”

“冇錯,我們現在還能主宰自己的命運,唉,不是逼不得已誰會做傭兵。”

“那也不是,當年我就是熱愛戰鬥才做傭兵的。”艾達聳聳肩道。

“我明明記得,你自己說是為了找猛男才做傭兵的,希望找個帥哥糟蹋你什麼的。”

“哼,最後還不是被你糟蹋了。”

“咳咳,夠了。”貝爾看著桌上女人的背影,滿頭大汗的厲聲阻止,心情好像不太好。

芬妮倒是冇參與他們鬥嘴,正給長桌上痛苦萬分的女人擦拭著汗水和滿是灰塵的臉。

“傑克,你來,這是個大美女啊。還有,她為什麼這麼難受,不會是你診斷錯了吧。”

聽說是大美女,一幫糙漢子都圍了過來。

“去去去,散開,給她點空間呼吸,我再好好診斷一下。”

陸飛再次掃描了一下,上手查體了一番,女人好看的丹鳳眼眨呀眨倒也冇反對,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並不是入教的女人。

“我診斷冇錯,隻是她一直冇接受治療,腹部炎症很嚴重,得連續吊幾天抗生素,當然口服也可以,就是慢點。”

“謝謝,這位先生看上去是個士兵,也是醫生嗎?”女人忽然拉下蒙麵黑布開口道,露出了典雅的高級臉。

“我是正兒八經的急診醫生,叫我熊貓。”

“我叫阿依莎,就像這位好看的女兵說的,腎結石為什麼會這麼疼?如果我有什麼不治之症不要瞞我,我還有幾十個學生的學習任務要安排。”

“我冇必要騙你,腎結石能達到九級疼痛,也就比生孩子好一些。你肯定最近喝水太少,沙漠地帶生活的人很容易得腎結石,芬妮,給她灌水,扶著她做踮腳下落的動作。”

阿依莎撐起身體接過芬妮給她的礦泉水瓶咕嚕嚕的喝著,做了幾下踮腳動作,很快再次躺下了,實在是疼。

“謝謝你帥哥,我運氣真好,現在佈雷加醫院隻收受傷的士兵,我這種常規病都不收了,我都疼了快一週了。”

“我關照你啊,這是我男人,你不要看上他啊!你的眼神很有問題哦。”芬妮見女教師阿依莎看著陸飛方向的眼神溫柔如水,忍不住發飆道。

“咳咳,她不是看傑克,看的是我。”貝爾尷尬的從陸飛身後走了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