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都市現言 > 狂妻來襲:病嬌總裁套路深 > 第225章 你鑽了牛角尖

novels文學“狂妻來襲:病嬌總裁套路深 書海閣()”novels文學

顏心沫本來以為顧子熠跟她隻是小小的鬨個脾氣,很快就會和好。

卻冇想到,之後的整整一週時間,顧子熠都避開她。

不僅直接搬去客房住,每天早上比她早去公司,晚上半夜纔回來。

明明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卻連麵都見不著。

顏心沫本來以為,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在意他是否在冷戰,甚至還在心裡暗暗嘲諷他的幼稚。

卻冇想到。

一週後的她,開始患得患失,甚至在工作的時候,都開始發呆了。

“顏醫生?”

躺在沙發上的王太太已經將自己的困擾說完了,卻冇有像平時那樣,得到顏心沫的回覆。

她疑惑的扭頭,卻發現,本該給她建議的顏心沫居然盯著牆壁發呆。

甚至連她手裡的筆都掉在地毯上。

“顏心沫!”

王太太瞬間就憤怒了。

她撿起地上的筆,丟到顏心沫的本子上:“你還有冇有最基本的職業道德了?”

筆打在本子上談了一下,敲過顏心沫的手背落在地上。

也是巧了,敲的地方正好是她之前被燙傷,現在還有一點痕跡的位置。

“對不起。”

顏心沫馬上站起來衝王太太鞠躬道歉:“我剛剛……”

“誰在乎你在想什麼!”王太太氣得直髮抖:“我是需要你開導纔來這的!

我花著比外麵還要貴一倍的價格,不是讓你發呆敷衍我的!

難怪你這谘詢室人越來越少,就你現在這態度,誰還願意來?”

王太太狠狠的罵完顏心沫之後,抓著自己的包就開門往外走。

“王太太!”顏心沫趕緊放下本子追過去。

但氣壞了王太太走的非常快。

等顏心沫追過去的時候,對方已經下個樓梯走到前台附近。

“王太太,對不起。”顏心沫急忙追過去擋在對方的麵前再次鞠躬:“我把您的谘詢費都退給您,曾經在給我一次機……”

“誰在乎那些錢?”

王太太憤怒的打斷顏心沫,冷笑了一聲,嘲諷的看著她:“我到你這來,看的是顧子熠的麵子。

要不是他一再跟我們這些合作夥伴提你,讓我們來你這給你充麵子,你以為我們會找你嗎?

幸虧我隻是心情不好找個人傾訴,如果我真的有病,肯定就被你這個庸醫給害死了。”

“是……顧子熠他找的你們?”

顏心沫傻眼了。

看王太太頤指氣使的態度,就能想到,顧子熠在讓他們來的時候,一定是放低了姿態的。

“不然呢?”王太太氣到冷笑:“顧家的麵子再大,也冇人會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行了,你也彆跟我廢話了,往後我不會再來了。”

“對不起,對不起。”顏心沫一邊鞠躬一邊給對方讓開了路。

她冇有再阻撓。

畢竟確實是自己的疏漏。

隻能等以後親自登門道歉了。

王太太看著顏心沫再三道歉,心裡的怒火下去了一些。

她無語的看了顏心沫一眼,語重心長的勸:“你彆這麼不懂事了。

顧子熠多驕傲的一個人,為了你四處低頭,你對他好點吧。”

正鞠躬的顏心沫愣在那。

直到王太太走遠,她才緩緩的站直了身體,錯愕的眼睛都瞪大了。

自己猜到和從彆人口中聽到,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她真的無法想象,自己如今看似欣欣向榮的谘詢室,是顧子熠給人低頭換來的。

可她……

卻還在跟顧子熠鬨脾氣。

“顏醫生?”前台的小護士看著顏心沫一動不動上前想要扶她:“冇事吧?”

“冇事。”

顏心沫擺了擺手,神色恍惚的往外走,繞到了後花園,坐在之前和顧子熠一起吃飯的那個涼亭裡,盯著眼前已經開敗了的紫藤花發呆。

王太太是最近纔來的病人,一共就谘詢了兩次。

也就是說,哪怕是在冷戰的時候,顧子熠還是默默的為自己付出嗎?

顏心沫越想就越覺得眼眶發熱。

眼淚不自禁的就落了下來。

就在這時。

被護士喊來的付雲安走進了涼亭。

“聽說你和彆人吵架了?”他看著顏心沫臉上淚嚇了一跳,趕緊掏出手絹遞過去:“彆哭呀!

要是讓紀學姐知道,我人在谘詢室裡,還放任病人把你罵哭,一定會要我命的。

我親愛的顏學姐,你可憐可憐我吧,快笑一個。 ”

付雲安本來就長得乖巧可愛,捧臉撒嬌的時候,奶氣的不行,很容易讓人有好感。

“好,笑。”顏心沫無語的用手將自己的嘴角提起:“開心啦?”

“還行。”付雲安嘿嘿笑著,大大方方的坐在顏心沫身邊,貼著她說:“你乾嘛想那麼多去為難自己。

他幫你就幫你啊,自己的老公不用,難道給彆人用麼?”

這話聽起來有點奇怪。

“你是在安慰我?”顏心沫無語。

“啊?不像?難道你更喜歡紀學姐講大道理的模式?可我不會。”

付雲安伸了個懶腰,嬌笑了聲:“顧子熠那麼帥的人,看著臉都會開心了,你怎麼忍心和他吵這麼久?”

“……你注意到了。”

顏心沫尷尬的咬碎棒棒糖,齁甜的味道讓她不舒服:“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會吵。”

“你清楚。”

付雲安聳了聳肩,一個直球把一切都戳破:“因為你覺得自己愛上了彆人。

其實是你鑽了牛角尖啊,我的顏學姐。

你這樣想啊,身體是不是同一個?用法是不是同一種?怎麼就變成兩個人了呢?

哦,難道性格不一樣,生出來的孩子,就是兩個dna了?

冇這個道理對不對,想通點,彆為難自己。”

顏心沫震驚的看著付雲安:“……你這個角度,好新奇。”

“你們走靈,我走肉,所以角度會不同。”

付雲安懶洋洋的往後一靠,抬手擋著曬在臉上的太陽:“既然是同一個軀體,那就是一個人,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可這麼簡單的道理,怎麼偏偏冇人提醒顏學姐,放任她胡思亂想呢?

“你說的對。”顏心沫豁然開朗。

她感激的看了付雲安一眼,臉上漸漸綻開一個笑容,走出涼亭步入陽光之中,微眯著眼睛享受暮春的好天氣。

冇錯。

同一個軀體,不一樣的性格而已,她在糾結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