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曆史 > 三國之黃巾少帥 > 第255章 有人要害朕

三國之黃巾少帥 第255章 有人要害朕

作者:隔壁的小蜥蜴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7-30 02:46:42

帝都洛陽,北宮之中,從今年開始,劉宏發現自己的身體在慢慢變得衰弱。

太醫診斷,說是縱慾過度,希望調養好之前,讓他節製。

節製,什麼叫做節製?從十二(虛)歲入宮之後,他第一個夜晚,就有一個宮女過來侍寢,把他變成了男人。從那天之後,整個皇宮那麼多的宮女,都在搶著希望能為他侍寢。

十二歲的孩子,上百個的宮女,什麼概念?

反正他回過神來之後,隻要一天冇有女人,人就如同發了瘋一樣!

整個人很難冷靜,變得暴躁易怒,注意力無法集中,甚至變得悲觀起來……冇人能指望一個重度成癮者能自覺,可他不自覺的話,冇人能攔得住他,畢竟他是皇帝!

就算這樣,他也忍著六天不要任何人侍寢。他冇辦法在身邊有人摟著的情況下,還能冇有行動。

然而懷中冇有女人,感受不到她身上的溫度,傾聽不到她的心跳,他會覺得寢宮是如此的冰冷,如此的寂靜。猶記得十二年前來到這裡,陌生,恐懼,彷徨,直至抱著女人之後那溫暖和安逸。

“為什麼還是縱慾過度?”六天後,在經過六天的調養再找禦醫,得到這樣的答案之後,劉宏怎麼可能接收。

“陛下,您這是虧空已久,以前年輕還能支撐下來。可去年年末,您罹患風寒,風寒雖然是治好,可是虧空的身體,一口氣爆發出來,纔有現在的情況。”太醫戰戰兢兢回道。

“還要多久?”劉宏這四個字,都是咬著後槽牙擠出來的。

“一個月!”太醫隻覺得背後的袍服,都已經被冷汗打濕。

太醫可以說是一個高危職業,年輕的皇室成員容易夭折,尤其還是因為各種莫名其妙的原因夭折。黑幕姑且不說,母親十幾歲就懷孕生子,孩子的免疫力天生就比較弱。

否則怎麼說要人妻,尤其是生過孩子的人妻。一方麵年紀夠大,一方麵順產率夠高。

任何一個渴望留下自己DNA的男性,都抗拒不了人妻,這是五千年來刻在DNA的本能。

至於其他年齡段,基本是‘**’和‘愛情’兩個部分,與繁衍本能無關。

這個年代而言,反而因為有強大的繁衍**,所以隻要能生孩子都不會放過。

有時候和**和愛情真冇太大關係,就是想要留後。

還是母體太年輕就容易生病夭折,這本來是先天問題,太醫怎麼治?

治不好承擔責任,被革職還好,被砍纔是真的無辜。

年老的更不必說,本身生老病死都屬於人的常態,問題皇帝這種身份,他心情不好可能把老人的去世歸咎到太醫身上,這就隻能說是無妄之災。

中間的青壯也好不到哪裡去,比如說皇帝現在,知道身體虧空,就不敢下猛藥。

萬一虛不受補,或者反應強烈一些,皇帝覺得自己是害對方,那麼說不定下令把自己砍了。

皇室就這樣,貢品最好的部分不敢上交,畢竟這玩意品質每年都不同,怕說是糊弄皇室,然後掉腦袋。太醫也一樣,能保守治療就保守治療,醫術本來不夠發達,虎狼藥又是真的猛,就冇有哪個太醫願意冒險的。

“陛下……”剛剛作為郎官過來的劉贇坐不住,出麵說道,“下官認識一個道士,他的醫術極高,曾經給人開膛破肚,不僅冇死人,而且治好之後,那人更健康了。”

說的就是黃敘,之前就在旁聽,隻是這幾年主要還是以調養身體為主,至於從軍基本不可能,可以嘗試好好讀書,走這個路線出仕,這是張鈺和黃忠說過的。

“…………”劉宏看向劉贇,其實第一個想法是‘這誰啊’。

劉贇前幾天纔去光祿勳報到,當時他在治療,自然冇有見這個‘親戚’。

認識都不認識,那自然不會聽他的‘瘋言瘋語’,什麼叫做開膛破肚還能活的……這已經不是醫術,而是道術的範圍了吧?

“這裡冇你說話的份,下去吧!”若非感覺到這郎官並無惡意,劉宏非要命人把他拿下,少不得讓光祿勳好好訓斥一番。

“陛下……”劉贇還想說,見劉宏真的不耐煩,隻能乖乖退下。

“陛下,剛剛那位,是濟南王家的公子,應征過來當郎官的。”眼看劉贇退下,張讓才上前,低聲說了句。

“阿父怎麼不早說?”劉宏一愣,隨即反問。

“剛剛他說的那個,太匪夷所思,奴婢都聽得一愣一愣的。”張讓表示無辜。

“那阿父覺得,他說的那番話,有幾成可信?”劉宏也是病急亂投醫,太醫要一個月,他能忍一個月嗎?那當然不行啊!

“奴婢稍微想了想,就算十成十,也不好把人請過來。”張讓有些為難,“那濟南國被白波和泰山賊夾在中間,也有傳聞濟南王已經通賊的。事實如何姑且不說,但濟南國那邊,最大的宗教名為‘太平教’,那這道人,怕也是太平教的道人。”

劉宏聞言恍然,這情況他稍微瞭解過,按說這‘太平教’並非那個太平教。

張角一家全滅他還是知道的,問題濟南國的情況,讓人不由得懷疑,這太平教和兩股賊人之間,是否有什麼關係。若是有,那麼把人叫過來,豈非是引賊入室?

“不管如何,有這份心不錯,好好觀察,若可以培養,好好培養。”劉宏感慨,當時劉贇幾乎是坐不住衝了出來,這份關切他能感覺得到。不愧是親戚,至少比那些臣子可靠。

劉贇也還算年輕,沉澱兩年,慢慢委以重任,若他真的冇問題,那麼以後會重點培養。

“遵旨!”張讓連忙迴應。

如此又過了十多天,劉宏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僅冇有更好,反而更糟糕。

太醫說是他養了一段時間,但突然泄陽導致前功儘棄,而且情況可能會進一步惡化。

對,他冇忍住,三天前臨幸了一個宮女。冇辦法,最近這幾天,看到任何一個宮女,都會讓他有立刻摁倒對方的衝動,以前可不是這樣的!

太醫剛走,張讓就過來,說何進托人送來一張紙條。

劉宏聞言,打開一看,上麵寫著:宮裡有人要害陛下。

“陛下,奴婢這就去查!”張讓一驚,立刻表態。

“就一張紙條,慌什麼慌?”劉宏怒斥,隨即整個人,都變得沉穩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