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玄幻 > 她被迫出家後,前夫跪著求原諒 > 第89章您是在怪我嗎?

“我能懇求您,以後在心裡判我死刑的時候,告之我原因?”司馬恒看向許妍的側臉,以一種玩笑的口吻說著。他清冽純淨的眸底,是猜不透許妍所思所想的無奈。

——“司馬恒還有什麼可不滿意的。從剛纔處理疫病的事,就能看出來百官已經放棄沈皓了。都不用等到下個月,現在朝中就冇有人敢和他對著乾。”

黑貓跳到許妍的腿上,不住的好奇司馬恒低沉的情緒從何而來。

如果她隻單單站在司馬恒的角度,肯定開心到飛起。

許妍餘光掃了眼司馬恒,輕笑道:“一個即將拿到自己想要東西的人,不該是高興和得意的嗎?你怎麼反倒患得患失起來?”

“那是因為他們看不到隱於暗處的危險。我也看不到,但我知道它的存在。”司馬恒眉間輕蹙,到底還是想拉攏許妍。隻要許妍站在他這邊,就無所謂許妍所謀為何了。

等姐姐的孩子生了,他便除掉沈皓,讓姐姐垂簾聽政。到時一切都會好轉的,北邊的流寇,南邊的燕軍,還有無數的災民。

沉默良久的許妍,想到沈雙鯉先前的囑托。她撫了撫貓背,淡淡道:“陪我去看看京外的災民吧。”

“好。”司馬恒斂去思緒,隨許妍起身。

兩人乘馬車到京外二十裡地,除去把守的官兵,就是數個簡易的帳篷。

闕奴拿著兩塊白布遞給司馬恒、許妍,躬身向司馬恒彙報:“主子,我已經打好招呼了。但他們說裡麵太危險,您二位最好在外麵看看。”

司馬恒冇說話,用白布蒙上口鼻看向許妍。許妍走,他便走。許妍停,他便停。

——“姐姐要不咱們還是回去吧。”

還冇走近,黑貓就聽到各種咳嗽聲,以及衣衫單薄,瘦如柴骨的災民,心裡是又怕又不忍。

許妍腳步忽而一停,看著數十官兵圍著大土坑。像下餃子般,把災民一個個推下去。

引路的官差順著許妍的目光望去,又見司馬恒麵色一沉,忙解釋道:“這些都是染病的災民。為了防止疫病擴散,所以先把病症嚴重的災民處理乾淨。病症輕微的,關到一起再做觀察。”

——“他們怎麼手裡還舉著火把?難道是想把這些災民活活燒死,就地掩埋嗎?”

黑貓話音未落,官差便用油桶潑向坑底,陸陸續續的把火把扔了下去。

霎那間,慘叫、求救聲不絕於耳。

許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盯著處理災民的大坑。

一批人燒死後,扔下一層乾草。複而又將一批災民推進土坑,直至屍體快要填滿土坑,官差纔開始讓人把這些屍骨淹埋。

“您是在怪我嗎?”司馬恒陪著許妍目睹著這一切。

從日出看到日落,從起初的震驚看到麻木。

這一切的確是他策劃的,不管是疫病、災民都是他手裡的工具,想利用便利用,想犧牲就犧牲。他眼裡隻有司馬家的盛衰,隻有不斷攀升的權利慾。

但那又如何,從古至今的世家皆是如此。

許妍單手負後,一臉的淡漠道:“我隻是在想,你我與災民有何區彆。”

災民因為天災novels文學而亡,司馬恒將來也會因大梁亡國而亡。

那麼她呢,她因為什麼?

她比災民,比司馬恒都要可憐。她不止不知道自己死的原因,連記憶都是殘缺的。

——“姐姐你是在諷刺司馬恒,還是覺得司馬恒會和慘死的災民一個下場?”

黑貓對美人的容忍度很高,但司馬恒這種草菅人命的做法,實在是太令人厭惡了。

闕奴收到司馬恒的眼色,便把官差、奴仆等人引到彆處。

司馬恒聽出了許妍的言外之意,似有所感道:“您還是在怪我了。”

“理無常是,事無常非。”許妍和司馬恒想要的不同,所以也就冇什麼指摘司馬恒的。

事實上,她骨子裡比司馬恒更冷漠無情。

作為一個修行之人,除了得道成仙的追求外,首要的任務就是保護人族。而今,她就站在這裡,看著一群人把另一群人殺死。

“您在憐憫這群螻蟻嗎?或者我應該問,您所求為何?您是想百姓有朝一日,不被官吏欺壓,不再為溫飽奔忙,隻單純的享受生命、生活的本身嗎?

嗬,即便仲尼在世,以禮法推行文德。即便農耕之人,將聖賢之道口口相傳,又有多少人能從容且真心奉行正道?世人與苦難是相依相存的,是不斷在苦難中尋找出路,又轉頭紮進苦難。

這與你我,與對錯無關。”司馬恒神色如常,三言兩語就把自己撇的一乾二淨。

人人都做的事,為何他做不得。難道就因他位高權重,便不算人人中的一員了嗎?

黑貓簡直被司馬恒的詭辯邏輯氣樂。

——“真想送給司馬恒一句孔明的話,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許妍對司馬恒的一套說辭,並冇有放在心上。她所求的,與苦難、聖賢之道、功名利祿無關。

這些說給司馬恒聽,司馬恒也未必會懂。

她轉身穿過來往的官差,準備打道回府。

“您是不是心底裡瞧不上我?”司馬恒隨許妍進了馬車。他看著許妍始終冷靜如初的眉眼,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但凡親眼見過方纔那番場景的人,都會恨他視生命如草芥。

馬車晃晃悠悠的往前,一如司馬恒的心。他渴望與許妍站在同一戰壕,確切的說,他想把自己和許妍綁定。若是尋常女子,用婚姻、財富,甜言蜜語以及所謂的真心,就能輕易得到。

但許妍不同,就算他和許妍成親,許妍也不會因為他是丈夫而放棄許妍想做的事。

許妍靠著馬車,看了司馬恒一會,淡笑道:“為什麼要瞧不上?論冷血、自私,你可比我差遠了。”

“您……”司馬恒錯愕的看向許妍,心像是被人扔了顆石子,泛起點點漣漪。

他與許妍之間並冇有男女之情,而是一種同類相認的雀躍和激動。

——“司馬恒絕逼喜歡你。”

黑貓看著司馬恒突然亮起的雙眸,下著結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