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科幻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98章 被威脅了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第98章 被威脅了

作者:菱靈珞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1-10-14 09:51:28

這幾日她閒著冇事,就是在鍛鍊這些。

如今,她已經可以通過這些味道,分辨出來藥罐裡麵都有哪些藥材了。

如果那個宮女瑩兒在裡麵做了手腳的話,她自然是可以聞到的。而且,她之所以冇有去檢查藥罐,也是故意做給瑩兒看的。

目的就是降低她的警惕性。

她如果有其他的心思,這狐狸尾巴總會露出來的。

雲子晴相信,她比自己著急。

雲子晴還是找了個機會將黔王府的事情說過了狄修子聽。

“這些人,還真是不肯放過他啊。”狄修子感慨甚多,似乎對於水立北的遭遇非常的心疼。

可是,雲子晴可不讚同狄修子的看法。

“欲帶皇冠,必承其重。他生在了這個位置,自然是要比常人付出和經曆的多了。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的人不甘平庸,又又那麼的多的人為了不平庸而奮鬥!”

“他能夠在這個位置,這點困難又算得了什麼呢?”雲子晴幽幽的說道,這個道理她是最明白的。

因為,她就是那個不甘心平庸,拚命的往上爬的人。當你選擇了這條路,站上去這個位置的似乎,你有會發現,山頂下麵的風景其實也是不錯的。

出生和你的命運,這個都是天定的,何需埋怨呢?隻要相信任何的景色都是最美的就行了。

“女子能夠活到你這個地步,也是厲害了。”狄修子冇想到雲子晴居然這麼的冷漠,好歹水立北這個主子對她也是不錯的,她為何就不同情一下呢?“不過,你這樣的女子,以後會找個什麼樣子的夫君呢?”話風一轉,狄修子又變成了一個操心兒女婚姻的長輩了。

這話問的,還真是將雲子晴給為難住了。

“隨意吧,這個我倒是不太在意。”雲子晴回答道。

這個回答再次出乎了狄修子的意料。

“女子以夫為天,你這不太在意是何意?難道是不打算成親的?”狄修子驚訝的說道。

狄修子有這樣的思想雲子晴表示很理解,彆說他是千年後的古人了,就是她那個年代,也是有許多這樣的想法的。

女子必須成婚,不然那就是人生不美滿。

“成不成親冇所謂,反正也不缺男人。”雲子晴不在意的說道。

狄修子瞪大了眼睛看著雲子晴,不缺男人……這丫頭總是說話能夠震碎他的三觀啊!這種話如果被其他人聽去了,豈不是要說雲子晴不守婦道了?這丫頭,果然是不同尋常的啊!哎。

“新安帝的病情如何?”雲子晴冇打算細聊自己的事情,於是換了個話題。

可是,狄修子心中依舊在回味雲子晴的那句話,也冇有及時迴應雲子晴。

算了,我自己去看看吧。

雲子晴看了一眼狄修子,往主殿那邊走。

“皇上息怒!”

“皇上,不管你的身體如何,東宮高位空懸,這樣拖著也不能穩定人心啊!”

“請皇上三思啊”主殿內,幾個大臣蒼老的聲音語重心長的說著。

雲子晴也冇有聽見新安帝的聲音,不過,主殿內的氣氛應該是緊張的。

“皇上,希望你能夠早日走出來太子以斃的悲痛,早日擇選儲君,先太子的在天之靈,也會得以安息啊。”

“凶手呢?孤說過,你們不找到凶手,彆想讓孤立下這個東宮!”新安帝憤怒又有些賭氣地聲音響起。

接著,就是一陣劇烈地咳嗽聲。

立刻有小太監端了湯藥從雲子晴地旁邊走過,隻不過,雲子晴靜靜地站著,也冇打算動。

她一直以為新安帝是年紀大了,所以身體才踏了。原來,不過也是老年喪子,是惱了這些人,所以才一蹶不振啊。

他的心中,一定也是對於前太子,無比的悲痛和愧疚的。

可是偏偏,水立北被欽點了欽差,也冇有查出來什麼重要的線索了。

不過,雲子晴忽然覺得,這不過也是新安帝的一個計謀,其實他什麼都知道。他特意想要點了水立北,或許也是將國丈和丞相對立的局麵打破。

其實,他也是想要看看水立北的實力的。

可是,偏偏水立北蟄伏了那麼久,不肯輕易的出動,所以,新安帝也便冇了話。如果,水立北猖狂一些呢?雲子晴垂著眸,細細的想著,這話該不該和水立北說一下“都是一起無用的人,你們如何有臉麵來逼迫孤?”新安帝摔了杯盞,急火攻心。

“皇上息怒啊,身子要緊。”

“皇上,請皇上不要拿江山社稷賭氣啊!”

“皇上,快些喝了湯藥。”主殿裡麵忙活了一下,也就冇了聲音。可是,雲子晴也冇有看見那幾位說話的大臣離開。

雲子晴折返回去藥房,添了一些劑量的藥,慢慢的燉煮著。

到了晚上的時候,雲子晴親自端了熬製好的湯藥,去了主殿。

新安帝正在看奏摺,掃了一眼雲子晴放下的藥,冇有動。

雲子晴也靜靜的站著,冇有動。

一副喝不喝你隨意的表情,反正不是我生病。

“你為何一點也不懼怕孤?”新安帝幽幽的問道。

“不管是什麼身份,不過是一個人,一條命,有什麼好怕的?”雲子晴無所謂的反問道。

新安帝就斜著眼睛看著低眉順眼,實則桀驁不馴的人。

“怎麼找了你這麼一個人過來了?”新安帝低聲嘟囔了一句。

這話可不是和雲子晴說的,所以她也就冇有接話。

“藥怎麼換了?”新安帝接著又問道。

“因為裡急火攻心,吐血了,可不得加重藥物嗎?”雲子晴有些責怪的意思了。

她一點也不奇怪新安帝會知道她改了方子,因為此時的她心中已經慢慢的瞭解了這個老頭……可從來冇有人這麼不加掩飾的責怪他,他放下手中的奏摺,看了雲子晴一眼,忽然就笑了起來。

“你這丫頭,倒是一點也不虛。”不虛的意思,大約就是她表現的一切都是真的性情,一點也不帶裝的。

“恩。”雲子晴淡淡的應了一聲。

雲子晴看著新安帝將那碗藥儘數喝下,雲子晴還是冇有忍住說道。

“其實,你大可不必喝這個藥的。”新安帝拿著碗的手一頓,像是被點了定身穴位一般。

“早點休息,我回去藥房了。”雲子晴拿著碗,也冇有多說,打算離開。

她說這句話不是等著新安帝回答,隻不過是想要他心中有數就行了。

“站住。”新安帝叫住雲子晴。

“還有什麼事情?”雲子晴回頭。

“你方纔說,不過是一個人,一條命,是否在暗示孤什麼?”

“你這話問的,就算是我真的暗示了你什麼,你這樣直白的問我,我會告訴你嗎?”雲子晴好笑的看著新安帝。

這個老頭,估計是覺得自己的性子挺好,想要和自己聊一聊。

不過,雲子晴倒也是樂意。

他總是這樣將自己憋著,遲早也是要病倒的。

“哈哈”新安帝被雲子晴的話說得樂了。

“正好我冇事了,咱們下一盤棋吧!”雲子晴忽然說道,“我可是打敗天下無敵手的。”雲子晴知道,新安帝先前是非常喜歡下棋的。

新安帝也知道,雲子晴突然提出下棋,也是想要從他口中套話,或者是故意和他親近的。

他們都不知道彼此的意圖,可是新安帝心中卻冇有芥蒂。

隻因為,雲子晴給他的印象是不錯的,而且,這個套近乎的方式也是挺得他的心意的。

自從前太子冇了之後,他就冇有下過棋了……以前,前太子是最喜歡和他一起下棋的啊!棋盤擺開,雲子晴先落子。

一點也是不客氣。

“輸了可不許生氣。”雲子晴提前說好。

新安帝見雲子晴如此狂妄,自然也是來了決勝的心情,認真了起來。

“輸了可不許哭鼻子。”新安帝說道。

雲子晴微微笑,落子。

隨著棋盤上麵的黑白子越來越多,新安帝這落子的速度,也是越發的慢了。雲子晴等著無聊,目光巡視了一圈,起身走去拿了一盤水果過來吃了起來。

新安帝可冇有功夫管她,這目光都在棋盤之上。

“白子大勢已去,不如斷臂退守,保全大局。”雲子晴啃著蘋果,見新安帝猶豫不決,出聲說道。

“孤的這一步要是退回去了,敵軍豈不是全部都攻進來了內部了?”新安帝鬍子翹翹,反駁雲子晴。

“那你在這裡僵著,對你自己也不好。而且,你也冇有幾步路可走了。”雲子晴看向了棋盤的左上角。

左上角正是對麵新安帝的手肘處,那裡不知道什麼時候,雲子晴的黑子已經隱隱的形成一小股強勁勢力。

進可攻,退可守。

而且,新安帝可以落子的幾個位置,基本都有圍攻等著他,每走一步都被套的死死的。

他隻能順著雲子晴所說斷臂自保,舍了先前的佈局,退回一角。

“你這丫頭,小小年紀,這算計的倒是挺精細!”新安帝隻覺自己這天子顏麵有些掛不住了,語氣滿是不服氣。

“於皇上來說,不堪相比!”雲子晴難得謙虛了一下。

對於新安帝來說,也是將難得糊塗,運用到了極致了。

他掌政這麼多年,這宮中的大小事務,冇有人比他更加的清楚。如今朝中聯和後宮虎視眈眈,他不可能一無所知。

偏偏,他就能讓國丈黨和丞相黨派,相信他真的是兩耳不聞窗外事。

大家都是老狐狸,自然是比誰尾巴藏得深了。雲子晴覺得,彆看這兩方蹦躂的挺厲害的,其實論起來還是新安帝的手段更高一籌。

這水立北,又何嘗不是和新安帝相似之處甚多呢?新安帝看了一眼雲子晴,眼中無波無瀾。

這個丫頭心中跟個明鏡似的,她不過來了幾天,居然就看通了自己的心思。這種感覺可不好,可是,卻也說明瞭一個問題。

有些時候,蟄伏了太久,也會讓人生疑的。

說明什麼事情都講究一個適可而止啊!這一局,註定了新安帝的輸局。

因為,心思深沉的人有一個弊端,那就是生性多疑。

即便是雲子晴冇有說什麼,在新安帝看來,也是多了許多了。

再加上雲子晴的身份,很顯然的她就是過來和新安帝套近乎的。有了這一成猜忌的根苗在此,他不多想都難。

一心不可二用,況且雲子晴又故意的在棋盤上麵逼迫於他新安帝大病初癒,也冇有多少的精神力,此時,他以然覺得疲憊了。

“我有些勝之不武了。”雲子晴隨是這樣說,不過目光也是得意洋洋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