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仙俠玄幻 > 仙武錄 > 山一程,水一程。第十三章三尺氣概

蔣青衫癱坐在地上聽到陳唸的譏諷臉色羞紅一片,隨即從腰間摘下錢袋打開用手抓一把銀子朝陳念扔了過去。

“小爺我隨便扔幾個銀子就夠你們花一輩子了,你們這些窮坯子,穿草鞋的泥腿子,永遠穿不上綾羅綢緞。”

陳念隨手接住蔣青衫的扔過的銀子然後扔給身後的泥腿子少年。

三尺青鋒劃過道袍,一縷縷細線般的布條纏繞在劍尖,然後隨風而逝。

“雖穿綾羅綢緞卻遮不住你們的人麵獸心,身無寸縷一襲粗布麻衣披身卻擋不住男兒的三尺氣概!

生如螻蟻又當如何?!”

陳念目光凜然,看著眼前身穿綾羅綢緞的蔣青衫,隨著背後的泥腿子少年,記憶的曲線開始繞轉,彷彿又回到了那個冬天。

小陳念穿著一雙露腳趾的草鞋,小腳丫凍的通紅,記憶中也是一個人穿的這般如此,綾羅綢緞!然後巴掌如雨點般落在自己母親身上,當時的小陳念好像除了哭什麼也做不了。

如果當時也有一個人手持一柄青鋒站在自己和母親身前就好了。

“什麼人在此鬨事!”

人聚的越來越多終於引來了城內將士,人群見狀鬨鬧一團隨後慢慢散去。

“少爺,走吧。”

隨身仆從見城主府的人來了便想著彆把此事鬨大,回來不好和家主交代,忙拉著自家少爺便走。

“哼!你個小道士,回來等著,看我怎麼收拾你!”

蔣青衫雖囂張跋扈但卻不敢不給城主府的麵子,二來那小道士也不是善茬也不敢裝什麼大尾巴狼。

“你冇事吧?”

陳念見那蔣青衫狼狽而逃也冇過多追究,轉身扶起那位泥腿子少年,隨後又擔心的問道。

“事後那人不會難為你吧?”

“不會,最多吃頓打。”

那泥腿子少年憨厚的笑了笑,這蔣青衫雖目中無人,囂張跋扈,但卻是個膽小如鼠的傢夥,殺人萬萬不敢,最多打上一頓。

“行,那些銀子你留著吧,還有,草鞋應該再編的結實點,裡麵再鋪一層艾草,好賣些。”

陳念點點頭吩咐了一句,說完便轉身離去。

那泥腿子少年看著陳念離去的背影愣愣出神,被那三尺青鋒切割開的地麵彷彿溢位了神采。

彷彿又有一個泥腿子少年在一棵老槐樹下揮下了百萬拳。

……

隻不過是一個簡單的小插曲,對於蔣青衫那樣的人陳念見怪不怪,隻能說見一個打一個。

回到客棧之後陳念急忙關上房門拿出上次重塑左掌骨傢夥事。

這次該右手了……

“呼~真砸了,我真砸了哦,砸了……”

陳念左手拿著那柄大鐵錘,內心陰晴不定,上一次鑽心的疼痛已經給他留下心理陰影了,一時竟有些下不去手。

“他孃的,忍忍就過去了!”

一閉眼,一咬牙,又是手起垂落,陳念馬上送入兩顆愈骨丹,盤膝而坐,通過愈骨丹藥力的輔佐溝通天地之氣。

果然,一回生,二回熟,男人有過一次之後下次就熟練了。

無“視”自通嘛。

鑽心刺骨的疼痛冇有持續多久陳念就進入了空靈的狀態,周圍的天地之氣彷彿一隻隻靈娥往陳唸的右手處前仆後繼。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相比上次有過之而無不及,天色一點點的暗淡下去直至無光。

“呼~”

長舒一口氣,陳念睜開雙眸感受拳骨間帶來的巨大改變,兩隻手彷彿流光溢彩,裡麵充滿了爆髮式的能量,雙拳緊握相互交替,不斷揮舞。

“喝!”

腳步下踏,凜冽的拳風吹的旁邊的床紗不斷輕舞,隨著揮拳的速度越來越快那木床竟然開始不斷晃動,“吱呀吱呀”作響。

“三更半夜的能不能動靜小點,小心明天下不來床!”

“額,,,,”

聽到隔壁房間的怒喝陳念呆愕的停下了出拳的動作,我這可是獨立的客房,隔音那麼差嘛,還是我動靜太大了?

剛纔那隔壁喊話的人突然見冇了動靜便嗤笑了一聲。

“本以為能堅持個一時三刻呢,身體不行就多吃點補藥。”

我,,,,,

陳念真想拿著那把大鐵錘衝入他的房門然後揪住他的脖頸。

行不行?要不要花錢給貧道找一個試一試!

氣憤的收拾好房間陳念便開始坐到床上打坐。

一夜無話。

……

上一次寧擇逸給的銀子還有很多,這幾天陳念一直住在客棧裡很少出去,一直在研究那本《竊天決》,越往後修煉陳念越覺得這本《竊天決》的不俗之處。

這幾天陳念不但重塑了右掌骨又重塑了右腳骨,這右腳骨足足砸了三下,差點冇把他疼暈了過去,那一次次快要衝破腦袋的疼感讓他有了想死的novels文學。

陳念發誓如果他麵前有一顆無垢丹他會毫不猶豫的吞下去然後去煉氣。

功夫不負有心人,那右腳骨也很順利的重塑了,修煉到此處陳念激動的無以言表,那一次次突破身體極限的滿足感讓他有了堅持下去的動力。

就在陳念一如既往修煉的同時,寧擇逸府邸。

寧擇逸看著眼前臉色如常的寧雪兒神情激動,剛纔還一臉蒼白無一點血色的寧雪兒現在變得溫潤紅暈,終於恢複過來了。

“爹。”

經過玉清丹的肅清,寧雪兒體內的丹毒消融了七七八八,終於恢複如常睜開了眼睛。

“我的雪兒終於醒了。”

聽到久違的聲音寧擇逸握著寧雪兒的雙手不斷顫抖,隨後摸了摸寧雪兒的額頭,語氣有些沙啞。

“爹,我這是怎麼了?”

寧雪兒的聲音細若蚊蠅,顯然是大病初癒還未完全恢複。

寧擇逸看著心愛的女兒本不想告訴她事情的經過,但又想起已經逝去的妻子便說出了事情的原由,並囑咐寧雪兒以後多加小心,彆在著了那些人的道。

“女兒知道了,那位小道士呢?女兒想親自感謝一下。”

聽完寧擇逸的解釋寧雪兒並冇有太過情緒波動,隻是問了一句陳唸的情況。

“就在城內,等你傷好了再說吧。”

寧擇逸拍了拍寧雪兒的小腦瓜,這傻孩子,就會為彆人著想,從來都是委屈自己。

與此同時,晉陽城蔣家大院。

“什麼?我姐過兩天就來了,真的嗎?”

蔣青衫聽到仆從傳過來的資訊不免驚起身,欣喜過望。

“是的,大小姐後天就回來了,聽老爺說有什麼要緊事。”

“好呀,好,等我姐回來一定要那個小道士好看,對了,你們快去查查那個小道士現在身在何處。”

“是。”

蔣青衫看著遠去尋找陳唸的仆從握了握拳掌,狠狠的咬了咬牙。

你個臭道士,等著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