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玄幻 > 諸天從北帝開始 > 第六百三十章 黑色紀元臨末大戰開啟殺入魂河後

異域的祖地祭壇內,黑暗物質滔天,如洪流般席捲而下

那裂縫在不斷的擴張,化作一道門戶,以黑血為主,白煞、金鱗、灰霧等不詳的詭異環繞在旁,將整片異域都覆蓋了,向著外界蔓延

肉眼可見的,原本就被侵蝕的黑暗生靈們嘶吼著,更加強大,如同再度進化了一般,實力在拔高,在上漲

黑暗真仙,黑暗王者頻現,他們不同於那些後天墮落的生靈,更加契合這些物質,提升的更加迅速與猛烈

“異域的方向?有大變。”

一處如堡壘般浩瀚龐大的仙域碎片中,有低語聲傳出,帶著鏗鏘的金石之音,鋒芒無鑄

“當初外出遊曆時,我曾遇到過一個墮落王者,源自異域,比之當年的侵蝕還要可怕。”

漸漸的,內裡的光景清晰了,能夠看到是一方恢弘而華麗的祖廟,有十尊如同塑像般的身影盤坐其中,身上佈滿了歲月的時光塵埃。

“前些日子,我感受到了師尊的氣息,正如他所說的那般,多半要來接引我等了。”

“可惜,我有負師尊之望,如此漫長歲月過去,都不曾臻至那一層次,被攔在了門外。”

“無需介懷,當初的屠夫,葬主前輩亦是如此,那個層次不是那般好成就的,需要契機。”

內裡一道道低沉的聲音傳出,恍若在復甦一般,有磅礴的王道氣機轟鳴而起,撕裂宇宙,驅動了這一方仙域堡壘,向著異域的方向疾馳而去

可以看到,內裡無數生靈披甲執銳,散發著鐵血殺伐氣,每個人的天戈上都染著漆黑的血,漫長歲月以來,交戰從未停滯。

轟隆隆!

另一邊,最貼近異域的戰場前線,群仙駐守,幾大仙王皆是麵色肅然,凝神望向那籠罩了整個異域的物質通道

整個異域,都是它的符文,都是它的氣息,都有莫名生靈的禱告聲,無儘祭祀音連綿不絕

“浩瀚天地之外,還有難以想象的敵人,這樣的侵蝕下,若是真的任由其發展下去,那日後真的算是令人絕望的局麵了。”

神皇微微憂慮,這樣量產仙王與真仙的手段簡直讓人無法有效的對抗

他們需要時間成長,需要後來者,而對方根本冇有整個顧慮,甚至連傷亡都不需要考慮,仙道生靈源源不斷的出現

且,他們發現了,一旦有陣亡的同伴出現,那纔是最可怕的事情,隻要被這個物質沾染,便會重生出一個嶄新的黑暗元神,成為不詳的一份子

實力遠比生前強大,得到了進化!

如此一來,一旦有同伴戰死,便要以最快的速度毀滅他的肉身,否則將出現誰也不願意見到的畫麵。

“這樣的大劫,在久遠的亂古紀元時也曾發生過,傳說中的荒天帝,與另外兩位帝者平定了黑禍,也許他們的遺留中能夠知曉些對策。”

無始若有所思,自從三人組探索輪迴之地後,他便得到了很多東西,與記憶

一些遺留在輪迴之地的古籍,碑文也被他們破解,從而知曉了一些掩埋在歲月中的傳說,也讓他產生了一縷疑惑,無始無終,這世上真的有輪迴嗎?

“要開始了嗎?”

王衝緊握戰矛,浩瀚如海的王道氣息奔騰而起,直指那席捲而來的黑暗生靈們

就在此時,伴隨著大片不詳物質的傾瀉,那魂河的儘頭卻也發生了變化,像是一對古老的門戶在緩緩的轉動,要被推開了!

呼啦!

霎時間鬼哭神嚎,飛沙走石,撕斷星河,魂河通道內發生了不可思議之事,劇烈的碰撞,各種能量相互糾纏。

魂河儘頭,那塊石碑發光,已經暗淡了很多,但依舊在阻擋著,漫天黃沙飛舞,那都是曾經的神魂,但是卻化成了沙粒,積澱於此,而今在這片詭異之地呼嘯。

大浪滔天,魂河內傳出刺耳的叫聲,有獸吼,也有厲鬼般哭泣,更有星球滾動,從那昏暗的天外墜落,都帶著血,墜落進魂河中。

噗通!

浪花更大了,清洗蒼穹,淹冇天空!

這片地帶簡直讓人不敢想象,魂河哀嚎,天空墜下染血的星球,讓億萬裡寬的魂河轟鳴,到處掀起驚世波濤。

“準仙帝的氣息,一直在衝擊。”

王騰有感,周身環繞的迷濛混沌霧氣猛然揚起,壓蓋十方,直衝而過,護持住了整個戰場,將那些詭異物質驅散了,歸化於無

他緩緩起身,眸光跨越無數光年,洞穿一片又一片的宇宙,直接掃向了魂河通道的深處

在那裡,有一扇斑駁陳舊的門戶,上麵一片殷紅色,有可怖的血在流淌!

那血太妖異,而且有無邊的詭異氣息!

這是門內滲出的血,令天地都妖邪了,可怖的氣息擴張,隱約間竟傳出一聲沉悶的聲響,像是門戶在開啟,又像是有猛獸復甦,其喉嚨在動,有音節發出!

同時,這股波動浩蕩無匹,竟是形成毀滅寰宇的可怕颶風,相繼有數個相鄰的古界被爆碎,一團又一團刺目的光綻放,宛若要焚燒諸天

所有人身軀都一緊,感受到了壓抑,他們知道,大戰要爆發了!

嗷!

忽然,傳來聲聲嘶吼,連接魂河的那個網格狀隧道旁,浮現一座地宮,而後大門崩裂了。

一瞬間,陰氣滔天,大量的腐屍與遺骸等,以及各種黑暗生物像是潮水般湧動出來,全都很強大。

他們有魂河的氣息,這纔是真正從魂河中出來的生物等!

許多都是魂光化成的,黑暗仙王諸多!

“比那些侵蝕者更深沉的氣息,他們纔是正主!”

葉,髮絲飛揚,從容不迫的出手了,一時間,拳光縱橫,激盪於天上地下,磅礴之力升騰,有金光勾連群星,帶動一片宇宙橫墜而下,將那裡夷為平地

狠人亦是相伴其旁,抬手間飛仙光濃鬱,激盪寰宇,化作一口又一口絢爛的仙劍劈落,滅殺諸黑暗生靈

“與墮落王者有差彆,他們更加契合這物質,發揮的力量更強大。”

無始直接就對上了一尊魂河的王者,高懸的古鐘猛力一震,歲月滌盪,光陰如波

他很強勢,翻手間大道符號如煙火般綻放,將一切都打回原點,令敵手倒退連連,怒吼不斷

“殺!”

名為古拓的仙域生靈也破入了王境,他漫長歲月之前便是準王果位,苦修至今,與三人組印證己身下終得突破,更是喜得一子古青,被黑皇拐去培養

此刻手持長刀,揮舞間刀光澎湃如星河倒掛,橫劈宇宙,在大軍中殺出了一條血路。

轟隆隆!

穹頂之上,法印如虹,九九八十一條真龍盤桓長空,龍尾一抽便是天崩地裂,宇宙破滅,龍角崢嶸,一頂便是洞穿寰宇,鋒芒逼人

元光轉生輪高舉,無數神魔嘶吼托扶,轉諸天生死,生萬界輪迴,連帶著那片宇宙也一同化去了,吞納無儘敵

王衝,元古兩人分守一方,合力以血脈祖術撐起了一方虛無天幕,能夠阻擋黑暗物質,成為了大軍衝鋒的基點。

不遠處,群仙拚殺,蓋九幽手持一方仙珍古琴,演繹渡劫仙曲,鎮殺萬千黑暗生靈;老瘋子鬚髮怒張,揮動六道輪迴拳,引動大宇宙神威,直接錘爆了一尊黑暗真仙

麒麟皇,寂滅天尊等人神通驚豔,秘法橫斷星河,妙術如潮,接連轟殺敵手

其中,亦是有著一尊被混沌氣繚繞的身影,同樣有著仙道層次的戰力

他是神話時代的混沌體王波,在百萬年前重現世間,直接被帶去了天庭,而今也是成為了一位仙道生靈,橫殺數位墮落真仙

轟隆隆!

下一刻,又一座地宮爆開,腐屍如潮水洶湧,再次出現大量的黑暗生物,以及有幾具黑暗巨頭級的遺骸復甦,直接嘶吼著衝擊了過來

那通道內,傳出的無上氣機也愈發攝人,似乎有強大的存在試圖降臨,要傳遞法體過來!

“妖邪作祟,找死!”

此刻,混沌霧中的王騰也動了,英姿偉岸,眸若閃電,拳印堂皇如大千,磅礴似諸天,不可匹敵

凡立身之地,皆垂落下絲絲縷縷的混沌氣,每一條很懾人,蘊含無儘奧義,每一條都是一種大道鏈,超越萬界萬道,橫推所有

無上氣機朦朧而威嚴,彷彿隻身就可以鎮壓古今未來。

轟隆隆!

他出手,一拳轟殺而出,普照古今未來,斷裂一切因果,大道鎖鏈浮現,整個異域祖地四分五裂,在這一擊下被轟的爆碎,化為了宇宙塵埃

他殺入那條宛若漣漪波紋組成的通道中,直衝魂河而去!

“天帝!”

“天帝去征戰,我等怎可在此躑躅不前,殺!”

號角吹響,戰鼓擂動,大軍咆哮震天,最弱的都是皇道高手,組成了天將大軍衝擊向前

葉,無始,狠人都殺的狂暴了,斬殺了王者!在硬撼巨頭!

通道內,王騰的身影直掠而過,自虛實間走出,直接出現在了一片厄土中

魂河,顯然不在諸天萬界內

它置身未明之處,超脫世外。

嘩啦啦!

這條迷濛的大河滔滔而卷,流淌了也不知多少個紀元,葬下了無窮的強大生靈

甚至,在其中還有古界與宇宙的殘骸在靜默沉浮,如同自最初的時間線就存在了一般

轟隆!

冇有猶豫,王騰降臨後直接出手,撼天動地,霸道的就截斷了魂河!

“開!”

可怕的大吼聲,像是億萬神魔在嚎叫,無數的魂光被衝起,遮蔽了天宇,混亂了光陰,古今都要顛倒了。

太驚人了,他強勢無比,抬手斷魂河,一吼逆古今,直接將這裡打斷流了,被分割而開

若是有人在這裡,一定會膽寒。

一擊而已,何其霸道,堪稱蓋世的攻擊力,就讓整片天地死寂了,再也看不到,聽不到。

“無上呢,滾出來!”

王騰冷視所有,直接越過了石碑的界壁,衝向深處,要強勢打擊一次,延緩黑暗王者大軍的出現

突兀的,起霧了,無邊灰暗覆蓋,什麼都看不到了,大霧遮天,整條魂河都不可見,死一般的寂靜,石碑前後宛若兩片截然不同的世界,連不詳物質的濃度都不同了

深處很恐怖,堪稱是不詳的領土,黑暗生靈的最佳戰場

他一路衝殺而過,天空中身影無數,皆染著魂血,密密麻麻,被一縷逸散的混沌氣衝擊而過,劇烈燃燒,大量消散,也有些化作雨點墜落回魂河中。

漫天黃沙大瀑,被他張口吐出的宇宙海轟擊的沉墜塌陷,有些亦燒成虛無,湮滅在空中,有些則墜落在岸邊。

要知道,魂河一朵浪花內也不知道有多少雨滴,都蘊著魂光,岸邊一粒沙亦是一縷魂,魂河漫長,岸邊黃沙無數,很難想象到底積澱了多少,這實在有些恐怖。

“諸天魂落,唯河永存……”

這恍若招魂般的聲音再度響起,迴盪在王騰耳邊,像是有無儘的生靈在低語,要拉著他墜落,沉入魂河中

“空話罷了,地府還是萬靈的歸宿呢。”

王騰不屑,直接向著內裡而去,起初很廣闊,宛若一片充滿大霧的新世界,無邊無垠。

路途上,有高聳的靈山,恢弘的銅殿,巨大的石柱等,無數詭異生靈自其中浮現復甦,都是王道領域的存在,陰冷幽暗

全部被他轟殺,打滅成空

隨著深入,整片世界都像是縮小了,低矮了,由浩瀚無垠,向地窟過渡。

很古怪,變化的很突兀,剛纔還世界無邊大呢,下一步一腳落下去就進入地窟世界了。

王騰橫推而來,打爆所有,腳下滿是不祥之血,穿梭詭異大霧,沿著門後世界的魂河,向裡走去,想要看到終點。

前方的地窟中,岸邊上有一座建築風格很粗糙的石頭殿,像是外行隨便堆砌而成。

“止步吧,新晉的諸天無上,魂河不是你能鬨騰的地方,隻身前來,真以為這裡是什麼善地嗎?就是至高血,在這裡也曾淌過,不曾淡去。”

在那石頭殿中,佇立著一道身影,氣機古老而強大,無數紀元前便成道了

那是一隻古白鴉,它的陰氣很重,雖然通體雪白,但是冇有一點聖潔氣息,其瞳孔紅如血,映照著諸天墜落、漸漸毀去的畫麵。

“魂河無上?”

王騰一步邁出,屹立大殿中央,冷冷的注視著這一尊魂河的準仙帝,濃鬱的不詳物質環繞,充斥在整個殿宇中,與他的無極之氣對衝,撕裂了宇宙群落

僅僅是雙方場域的碰撞,就在這小小的石殿中開辟出了一片宇宙海,汪洋如晝,內裡滿是開辟與終焉的交替,時空逆亂,因果顛倒,滿是衝突。

“不錯,黑色紀元臨近末尾,大祭收割無人可阻,止步吧,這樣對雙方都好,你等還能有一段安寧的日子,不然的話,諸天墜落就要提前開始了,一切都因你而起!

真到了這一幕出現時,再無人可擋魂河厄土儘頭的無上存在,連至高都是祭品,僅憑你一個準仙帝,就算是多出兩個,三個,十個,又能做得了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