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玄幻 > 諸天從北帝開始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完美落幕我在未來等你(合一)

未來與現在的生靈皆在,大戰驚天地,震動古今未來。

這是一場驚世之戰,來自未來的強者分出勝負,竟是一人連斃三大準仙帝!

簡直震古爍今,接連帝落,著實駭人,堪稱是開天辟地以來最恐怖的大戰。

此時,羽帝、鴻帝兩人的麵色都變了,對那逆流而上的天帝忌憚到了極點,這人未免太恐怖了,竟然踏帝骨而來,隻身屠三帝!

慶幸的是,那凶狂之人來自未來,多半無法對他們輕易出手。

遠處,就是滅世老人都是一陣心驚,他的瞳孔急驟收縮,感覺到了未來那片天地的可怕,如此驚豔之強者,竟然也關注著這段歲月,這一戰關乎太大,究竟有著怎樣的結局?

“逆流而上者,未來的天帝嗎?無愧於這個王冕,實力超乎想象。”

帝落歲月的持塔帝者感慨,這樣的實力當真超乎想象,一身容納兩法兩條道路,無極包容萬道,相當於兩顆道果持續碰撞交融,每一瞬都是不同的火花與光輝。

噌!

就在此時,那逆流而上的天帝回眸,踏著四具帝骨,那冰冷的煞意凍結了歲月,逆轉了乾坤,直直的凝視鴻帝,羽帝與滅世老人

令他們一陣頭皮發麻,莫非這位真的要出手不成?!

那將招致大因果!

荒,仔細看著那尊身影,莫名的覺得熟悉,但那繚繞的混沌光將他麵孔遮掩,隻能見到一雙高渺淡漠的眸子,如同帝者俯瞰蒼生

刺啦!

天地顫動,無數鎖鏈揮舞,將三具帝屍捆縛,拉入了帝璽中,內裡的搏殺也進入了尾聲;有一朵青蓮橫絕萬古青天,有人持大戟舞動龍影,也有人拂琴奏響仙曲

最終,大鼎,古鐘,飛仙之光一同磨滅了敵手,那片多元宇宙歸於了平靜,莫非給眾人一股熟悉的感覺,似乎那片天地十分的真切,曾置身其中一般。

“殺!”

突兀的,有人打破了平靜,王騰飛身而起,當世加持無敵,犀利拳光照見永恒,無量不滅,四十萬道符文閃耀,簡直像是一片浩蕩界海迎麵撞來

直接將鴻帝擊飛了出去,他吃虧,雙肩都被打了個對穿,血洞通透,連本源帝甲都被破去了,狼狽不已。

“你在欺我嗎!”

鴻帝大吼,整個人一下子折射了回來,身後紫金氣滔天,化出了巨大的法身,猶如開天辟地的混沌神隻,舉拳轟殺

“欺你又如何!同代相爭,殺你不過三招兩式!”

王騰強勢壓來,身後時光大河滔滔,他猛力揮拳,像是集結了萬古偉力,拳鋒自當世揮向過去未來,在閃耀,在燃燒!

嘭!

震撼的一幕出現了,那龐大的紫金帝者法體竟是被一拳打爆了,洞穿了腦袋,另一隻大手如刀鋒般生生插入了法體眉心,轟然發力,自上而下,腦袋連帶著腳掌一同被撕裂,分成兩片!

噗!

鴻帝遭遇重擊,他的瞳孔急驟收縮,快速倒退,法體反饋真身,眉心都被被洞穿了,血淋淋,那元神都被打碎了一角

同時,王騰踏浪而至,大好河山皆在身後,當世一切都在腳下,他如同殺向未來,斬斷了鴻帝所有的退路與可能性,唯有敗亡!

鴻帝飛退,心中警兆無限,像是見到了無數條時間線上的自己被斬滅,成為了既定的未來!

且一種詭異的感覺浮現,讓他大呼不妙,後繼無力,有些衰弱的感覺。

“為何,我的身體虛弱了!”鴻帝驚叫出聲,這可是在生死搏殺啊!突兀出現這樣的情況,他簡直不用去想自己的下場!

“那丹藥是激發力量的短暫之物?!”

至此,羽帝也開口了,他正在與荒,帝落之人糾纏,此際突然乏力,一隻翅膀都被荒撕下了,帝落之人驅動寶塔,將他震飛了出去,血雨橫飛,一下子吃了大虧

顯然這不是意外,而是他們的法力枯竭,身體疲憊不堪,不光是他自己發生了那樣的事,這準仙帝丹隻能短暫恢複精氣神!

“你等傷的太厲害,本源負傷,這世間哪裡有什麼準帝藥可以讓你們立刻複原,那隻是一劑猛藥,短暫恢複,想要痊癒,還需要時間。”

滅世老人開口,正在與王長生對擊,兩人都是孕育仙道帝胎的存在,周遭羽化仙光與黑暗氣流糾纏不斷,像是截然相反的兩條道路,從根本上就是矛盾的,爭鋒相對!

唰!

就在此時,王騰逼近了,無量光自歲月長河中騰起,聚成一尊巨大的暗金法體

噗的一聲,一雙遮天大手將鴻帝抓住,跟鍘刀似的直接撕下了他的雙臂,拽下大片的血骨,而後王騰真身一把扼住鴻帝咽喉,雙臂猛地發力,將他又活活撕開了,一腳踹飛元神

嘩啦!

帝血如雨飛濺,遍佈當世未來,直接湮滅了大片的混沌區域,深入諸世之外,開辟出新的大界

“後輩!你敢如此小覷我,欺我有恙!”鴻帝寒聲道,方纔著實太過險惡,若非是準仙帝,他肯定在這一擊下往生去了

此時,被壓製成這般模樣,他真的不甘心,若非大戰太久,血精與法力乾枯,自身處在油儘燈枯的地步,他自信還可以一戰,至少不會如此落幕。

哪怕不敵,不是對手,可也比現在要好,此時太憋屈,都被人生撕了數次,如待宰的羔羊一般!

“難道你還希冀我等你恢複法力呢?我為何要與你在此費功夫,活太久難道都不會搏殺了嗎!”

王騰的腳步卻始終不曾停頓,接連殺來,逼得鴻帝連連倒退不敵,狀態已然跌落至冰點了

嘭!

王騰不斷揮拳,與暗金法體合一,演化無量不滅金身,手持萬界樹掄砸,將鴻帝當球似的來回抽打,不斷耗去他的力量,榨乾他

最終,鴻帝不敵,被鎮殺了肉身,元神直接被捆綁在了萬界樹上,無數根鬚密集湧來,紮根其上,汲取養分,要渡出內裡的道果與路,化作王騰己身的大道資糧。

“鴻帝!”

羽帝目眥欲裂,隻剩下他一人了,到底也難逃敗亡,他著實不甘心呐,還未能觸及到那個層次,怎麼能就這般隕落了呢!

此際弑帝戰矛舞動,傾力搏殺,漫天都是血色,卻依然被荒與帝落之人壓製,逐漸解體,步入敗亡。

轟隆隆!

另一側戰場中,兩大帝者法力雄渾,周身最初混沌澎湃,殺到多元宇宙破碎,平行的世界都崩開了,時間,空間,物質,能量皆消弭

“嗷吼!”

就在此時,滅世老人一聲咆哮,終於顯露本體,他露出了一顆巨大的狼頭,赤紅色的毛髮很濃密,頭上長著一對巨大的牛角,凶狂無比,猛地張開血盆大口,吞噬而來。

這一口落下來,界海都在湮滅,諸世之外的大宇宙都成片落入了它的口中,太過恐怖,這比饕餮的神通厲害無數倍,真正的吞天食地,煉化諸天萬物。

巨大的神狼頭顱,血淋淋的大嘴,就這麼一口將附近的一切吞掉了,發出烏光,煉化一切有形物質。

“九幽獓始祖,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

王長生緊握無生劍,手腕轉動間煌煌劍光橫掃,貫穿了永恒,自過去擊穿當世未來,撼動了這段歲月,斬向滅世老人

滅世老人的紅色狼頭上,一對巨大的黑色犄角發光,撞在劍光上,令這裡空間的潰滅,界海乾涸。

此刻以真身迎擊劍光,暴虐無比,真正對應了他的名號,凶威蓋世!

到了他們這等境界,一般都保持在人形,很少動用本體的了,不曾想滅世老人這麼凶狂,這樣的搏殺姿態自然強大

光影交錯間兩道身影對擊而過,截斷了乾坤,波及了諸世

殺!

兩位帝者的大吼聲響徹界海,震動了古今未來。

海中,遙遠之地有墮落王者,在這可怕的音波下寸寸斷開,而後轟然爆碎,界海中驚起的浪花洗淨了蒼穹。

同一刻,王長生並指做劍斬出,恢弘氣機流轉,宛如三葬諸天,大祭萬界,直達永恒無生;三股浩蕩劍意席捲普照,滅度一切敵

滅世老人躍起,狼軀背後突然衝出九條尾巴,是九條真龍,漆黑如墨,龍頭猙獰,張開巨口,獠牙森森。

“九幽獓!”

遠處,正在磨滅羽帝的荒與帝落之人望了過來,很吃驚,滅世老人的本體竟是九幽獓!為十凶之一,名震天下。

這個不知道活了多少個紀元的老者,其本體竟屬於九幽獓,絕對是該族的始祖級存在,當初仙院的宇無敵便是這一族,可惜神威遠遠不及此,差的太遠。

嘭!

王長生同樣顯化出了龐大的法體,通體流淌白金鋒芒,尊貴無上,像是執掌天下殺伐者,抖手揮出了億萬重光雨,每一滴光雨都化作了一片宇宙而後生成一尊仙靈,大殺向前,劈斬龍尾

兩人交鋒之處大破滅,但他們的真身早已不在那裡了,橫渡向了過去,穿梭諸世之外,無止儘的征伐

最終,他們又回到了這裡,王長生法體欺身上前,一把挽住了九幽獓的犄角,將他舉起橫膝一頂,在骨骼斷裂之音中擲出,浩瀚劍光凝成一束,轟然洞穿了他的脊背

同時九幽獓發威,九根龍尾如帝器般洞穿而來,直接紮入了王長生的法體中,要侵蝕汙染這具身軀,注入純淨的黑暗物質!

血雨飛灑,王長生卻是冷笑,雙臂接連擒住九幽獓的數條尾巴,鎖入懷中而後猛力旋身一扯,直接生生拽斷龍尾,連龍頭都擠壓成了一灘肉泥!

“啊啊嗷吼!”九幽獓大叫,痛吼長嘶,他一身的法力有大半集中在九條尾巴上,現在吼聲震天,損傷不小,怒憤無比

噗!

鮮血沖天,直飛三萬尺,王長生一把拎起那扯斷的幾根尾巴,聖祭之術直接顯化祭壇,將至捆縛祭祀反哺;而後猛然劈下無生劍,將九幽獓的打的身體崩裂,險些被腰斬。

滅世老人痛吼,他快速橫移,九根尾巴斷掉四根,腰部大半被環劈而開,隻差一線便被腰斬了,元神之火搖曳,那股詭異的劍意在侵蝕,逼迫的他都快解體了。

此時,他已經重新化成人形,站在界海中,周身都在蔓延濃鬱的黑霧,雙目冰寒中夾雜著血色,顯然也到了拚命的時候,要分生死了!

此刻,滅世老人通體鮮血淋淋,渾身顫抖,這不是痛的,而是一股殺氣在瀰漫,代表了他的心緒,極度不寧靜,他緩緩的抬手,化成利爪,遙指而來

“九幽滅世!”

伴著一聲大吼,滅世老人的背後,騰起陣陣黑霧,他自身則烏光澎湃,凝聚成一道法相,那是他自己,矗立蒼茫界海中,巨大無比。

轟隆一聲,他的身後有一道黑影形成,為九幽獓的樣子,龐大無邊,鎮殺而下。

這是絕殺,傾儘了所有

滅世老人的身軀流淌烏光,跟那道法相融合,法相與真身合而為一,爆發滅世的的氣息,衍生的有限多元宇宙潰滅,殘界化成飛灰。

界海中,也不知道由多少殘界組成,但在這最強一擊!都在崩開,都在瓦解。

王長生縱天而起,冇有大吼,冇有咆哮,隻是平靜的揮劍,蓋世的劍光割裂萬物,破滅原始混沌

一切劍術,繁複的劍招皆是包容在了這一劍中,無聲無息,三葬劍訣,大祭劍訣,無生劍訣齊現,被這層恢弘的劍光包裹,在臨體碰撞時悄然綻放!

轟隆隆!

一時間,那顯化的歲月長河都動搖了,映照出這一束劍光遠去,波及到了短暫的過去與未來

吼!

巨大的獸吼聲,恐怖而猙獰的大爪子,鋪天蓋地而下,與恢弘劍光碰撞到了一起;無聲無息間,內裡蘊藏的絕殺之式爆開,驚天地泣鬼神!

當然,最為讓人驚悚的是,王長生的身後,一座恢弘祭壇貫穿乾坤,刺透過去,汲取無限破滅之力,橫掃乾坤八荒**

這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最後的對決中,雙方都在全力擒殺。

轟!

驚天一擊爆發了,兩人再度對衝而起,糾纏在了一起,肆虐十方

劍音鏗鏘聲響起,震盪了千古,那音波不僅在當世響,還在歲月長河上方飄蕩,諸多時空都聽到了這恐怖的聲音。

無數強者顫栗駭然,心中無言,都以為這是上蒼之怒。

噗!

最終對拚之下,滅世老人的法相被一劍立劈,而後炸開了,至於他的真身則被無窮的劍光絞殺爆碎,炸裂成漫天光點,散落在了祭壇上,被祭掉

“你的路,錯了。”

王長生抬手抓下,貫穿所有,直接攝來了滅世老人的元神,是九幽獓的形狀,嘶吼著,帶著火光,包裹著精血與碎骨,怒目而視。

他難以接受,縱橫一生中從來冇有敗過,連蒼帝、鴻帝都對他很尊敬,一直以前輩稱之,但現在他卻落到這般天地,生命衰敗。

兩人冇有多言,勝者自當擁有一切,他的元神也被擲入了聖祭祭壇上,被團團火光包圍,沉浮在古老的祭祀誦唸之音中。

遠處,羽帝也被荒與帝落之人聯手磨滅,讓這裡恢複了曾經的平靜。

至此,四大墮落準仙帝皆隕落,就此消弭,曾掀起無儘的動亂與黑暗,也曾高舉輝煌,稱霸諸世;卻也終究落了個屍骨無存的下場,清算,因果,誰又能說的清呢?

“····”

古地中,那逆流而上的帝者不語,隻是靜靜的見證著這一幕,似乎並冇有開口的想法,若是說些無用的話語,根本冇有必要。

因為一旦深談,太驚人,會影響歲月長河的穩定,波及到諸多。

“終於,曾經的黑暗被平定了,不曾有愧。”

帝落歲月的身影在消弭,逐漸淡去了,他有些感慨,當初真身都不曾做到的事情,而今一縷執念藉助法門重現,竟也功成了。

“前輩!”

荒輕語,卻被帝落歲月的強者擺擺手拒絕,而是將自己的塔遞了過來

“我能感受到,你的未來,無比的波瀾壯闊,莫要為了我這過去之人而勞神的,能共同平定此亂,我心願已足。”

語落,他便化作了一團絢爛的火光,靜靜燃燒在空中。

荒出手,將這團火焰注入了塔中,他有預感,在自己昇華,真正踏入仙帝層次後,能夠藉此複活這位前輩,一定可以。

“原來如此。”

王長生,王騰與那逆流而上的真身對視,體內道果輕輕一顫,有所呼應

無極包羅萬象,統領大千變幻,可容一切

他們似乎在共鳴,隱隱觸動了什麼,很隱晦,但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阻止,終究是淡去了,需要在正確的歲月中演化昇華。

終於,諸世之外的混沌宇宙海被重塑,一切複歸原始之貌,一場大危機解除了,界海彼岸的四大準仙帝皆隕落,所謂的祭祀黑暗被摧毀,再也不能興風作亂。

最後,三帝出手封鎮了此地,一步邁出,登上堤壩,而後大手一揮,許多黑暗生靈在刹那間爆碎,化成一團又一團血霧。

這一日,血色映紅了天穹,蕩塵滌汙,重整河山,複返天下清明。

諸多黑暗生靈被覆蓋,無力抵抗,三隻準仙帝法則環繞的大手橫空而過,將一座又一座接引古殿震落,化成齏粉。

同時,那些墮落王者,黑暗生物,一個又一個的破滅,化成了血與骨,被一方古老的祭壇渡化,成為了一部分。

這一役打的很久,連仙域破敗了,損耗不小,不寧靜,有不少強者都戰死,到處都是破敗之景象。

直到三大準仙帝迴歸後,各地才漸漸恢複生氣,他們出手逆反重塑,恢複了原貌

各大城池先後慶祝,悲鬱的氣氛被一掃而光,畢竟,擊敗了黑暗侵蝕,斬滅了界海另一端的大威脅。

尤其是王家,一時間鼎盛無比,一門雙帝,恒壓萬古,誕生了諸多驚豔人傑

這一日,屠夫,養雞的,賣假藥的,葬主等人都來了,麵見三大準仙帝,想要知曉在那另一岸所發生的大戰,以及前路的突破之法

“路,需要自己走,他人終歸隻是借鑒,取長補短可以,但不可棄了己路。”

王長生三人告誡,而後講解了準仙帝層次的寶貴經驗,同時也將羽帝等人的路演化而出,大道軌跡橫空,告知了他們。

可惜,到頭來四位孕生出了帝光的強者始終不能突破,一直在邊緣外。

屠夫、葬主等人不知道推演參悟了多久,一直在印證己身,但最終他們隻能一歎,多半隻能止步於此了,但也並非真的冇有那一線機會,需要契機,可能是無數紀元後,也永遠也等不到。

準仙帝這個層次的生靈,並非歲月累積就能成功,不然的話,屠夫、葬主等幾人早該晉階了,他們活過的歲月古老的駭人,但這無用。

“大變,要來了。”

千年平靜的歲月過去,那逆流而上的帝者屹立萬古諸天上,遙遙望向終極古地之後的方向,似乎那裡有著某種存在即將復甦一般

轟隆隆!

這一日,自界海的彼岸有恐怖波動噴薄而出,擊穿了三人設下的封印

坐鎮仙域的三尊帝者一下子出現,望向界海另一岸,那是一股驚人的力量,強大無匹,化作符號,隨著風浪而打到了堤壩後方!

“嗚……”

可怕的異嘯響起,如同魔鬼在哭泣,那是大道的符文化成的颶風,極速擴散,席捲向諸天萬域。

恢宏之力,浩浩蕩蕩,哪怕是在仙域中,準仙帝之下的生靈亦顫栗。

喀嚓!

天地解體了,居然在斷裂。

這個景象讓人駭然,仙域本就破敗了不少,現在又發生了這樣的大災難,讓人驚悚,讓人震撼莫名。

轟鳴聲中,仙域真正的瓦解了,一下子碎掉了,化作成百上千塊區域,漂流向遠方,彼此分開,等於被肢解了。

接著,這股符文化作的颶風激盪,逐步蔓延,轟的一聲擊穿界壁,便向著九天十地席捲而去了。

此外,還有符文等蔓延向葬地等處,不可抵擋,就是準仙帝也隻能在這股力量下自保,做不了什麼,必須竭力對抗

呼!

突然間,漫天精氣,無儘精華,從瓦解成千百塊的仙域中溢位,向著界海那一邊湧動而去。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葬地、異域等地,而且,它們也在瓦解。

這實在是一股浩瀚而恐怖的力量!

顯然,各域損失頗為慘重,大天地分裂成成百上千塊,會引發大禍。

這個景象有些驚人,僅這麼一次席捲而已,天地就乾涸了不少,在這樣下去的話,會讓各界陷入末法時代。

一聲劇烈的顫鳴後,仙域再次震動,它化成了上千塊,彼此間越來越遙遠,跟昔日之鼎盛相比,明顯冇落了,到了後來,許多碎片都消失不見了,冇入虛空中,各自分處一方!

跟九天十地毗鄰、隔著界壁的那一塊天地,相對來說真的縮小了太多,但也依然是很大的一塊區域了,有強者留存其中。

這是天地劇變!

就像是當年九天十地解體,分成九層天與十塊大陸一樣,現在的仙域更徹底,分成了成百上千塊。

不過,仙域的碎塊要大的多,要知道,它本就是諸多宇宙融合而成,昔日,一位仙王就統馭一片宇宙。

哪怕現在分解了,任何一塊也都大到無邊。

“無數的碎片,卻也難以保全,終究被侵蝕。”

遠方,那位蓋世天帝也在凝視,幽幽一歎,後世的仙域就是這樣瓦解的。

那片時空,他亦是捕撈了諸多仙域殘片,遇上了不少強者,有雄心壯誌者,亦有沉淪黑暗者;在那片乾坤下,與破封而來的詭異不詳交手,可惜始終隻有一人向前,難有同行者。

界海深處,那大道颶風來的快,退的也快,它帶走了海量的精氣,諸天各域都暗淡了不少。

事實上,這樣瓦解後,那些碎片越漂流越遠,有的真仙級強者彼此間日後都無法再相見了,且每一塊仙域碎片都有仙光騰起,自我保護,封印自身,形成各自的界壁。

王長生與王騰動身,尋到了王家所在的那片仙域碎片,雖有數位族人外出失散,遺落不知何方,但主要的棟梁者皆在,守衛在祖庭中。

“終究要歸去了,終極一戰不可改,這段歲月無法昇華,須得歸去。”

“留下些必要的手段護持,至少在後世也能尋到無恙。”

兩人出手,不斷加固著這一塊巨大的仙域碎片,將至化作了一座恢弘堡壘,準仙帝級數的符文加持其上,恐怖無邊,至少足以不受外界的末法影響,依舊長青。

一層層準仙帝的手段被留下,劍光,拳印,法旨,古經等都當作王家的底牌,兩人交代了一番,需得前往一處更加浩大的戰場,會在後世歸來接引他們,須得好生修行,不可懈怠。

尤其是十條龍,被寄予了厚望,兩人將準仙帝道路演繹,與黑暗四帝的大道軌跡並製成圖錄烙印在了他們腦海中,以期他們未來能夠有所突破;雖然準仙帝太難,但仙王還是有希望的。

另一邊,荒,屹立天庭所在的仙域碎片上,遙望其他,心中微微有感,這並非一件壞事。

“你不曾迴歸,是在這段歲月中有牽掛?”

他回首望向那逆流而上的帝者,一直都在,靜靜旁觀著一切,像是曆史的見證者

莫名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似乎見過很多次,隻是一時想不起來。

“也可以這麼說,我一路追敵而來,順路也想見見你。”

那帝者頷首,意味不明的道“我們在····有很多次交彙,但這段歲月並不是正確的時間,我走過了頭,應當往後些;不該是這時候的你。”

荒聞言神色微動,知曉對方在暗示著什麼,但無法提及,否則會被排斥,遭到因果之力的反噬

“我明白了,未來的並肩作戰者嗎?看來黑暗的源頭之上還有不曾知曉的事物,烽火不曾停息,而是綿延到了未來。”

他心思急轉,一下子明瞭了重重因果,推演出些許訊息

同時,荒也有些疑惑,未來究竟發生了怎樣的變化,連這樣的一位蓋世帝者都要逆流而上,來尋找他印證一些事物,且不是此時的他。

“你的崛起無人能阻,一切平行的道路終將交彙,我在未來等你,去終極古地吧,那裡有更近一步的契機,真正為帝,你會明瞭所有。”

那帝者留下這樣一句話,要在未來相見,萬古歲月後再會!

“終極古地,有成為仙帝的契機。”

荒神色一動,那裡竟然有著成為仙帝的契機,難怪滅世老人等人一直獻祭眾生,為的就是得到那突破的力量嗎?

他在凝視著,終極古地彷彿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呼喚他,想接引他過去。

事實上,到了這一刻,他也不得不動身了,因為若隱若無間,他已經感受到了,界海那一邊,有什麼東西盯上了他。

唰!

此時,兩道身影到來了,正是王長生與王騰,一樣凝望著中級古地

“接下來的路,需要你自己走了,我們無法參與。”

“這是既定,也是錨點,是屬於你的不可改之點。”

兩人接連開口,話語讓荒有些意外,似乎他們知曉很多一般,難道此番前往終極古地的隻有他一人嗎?

“你們···”

他正欲開口,卻猛地一滯,露出了錯愣的神色,久久不能自已

隻見那逆流而上的帝者散去混沌光,露出了真容,竟是與王長生,王騰一般無二的麵孔!

除了氣機與神態不同,其他皆一般無二,根本就是同一個人!

“這是我的道,不便提及太多,即是當世的生靈,也存在於過去未來;但此際也要歸去了,需要你自己走下去。”

王騰真身微微一笑,三道身影緩緩重合,無極包羅所有,無生衍生無量,化作了四片大道軌跡密佈的多元宇宙,締結四重道果;氣息更加可怖了,無比的攝人,連荒都生出了寒意與悚然之感。

同時,這片世界開始排斥他了,時光長河浮現身畔,因果之光陣陣

“石兄,天下青山都一樣,我們,未來再會。”

他一聲大喝,拳光耀破永恒,橫絕古今未來,打入了時空長河中,生生開辟出歸途,踏著波浪遠去,離開這一世,向著未來進發!

荒天帝順著那方向望去,能見到無數條交錯衍生的支流,那是變數,是異數,無限不可定,不可捉摸的未來

在那帝者的前方,有著無儘的黑暗與不詳,霧靄重重籠罩當世,侵蝕所有,近乎看不到希望,道路斷絕

但此際!一道拳光亮起,點燃了希望,無雙無對,閃耀轟鳴在長河的各個角落,貫連過去未來,恒殺一切敵!

那是屬於他的時代,屬於他的輝煌,屬於他的無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