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novels文學 > 遊戲 > 專職備胎,斷情絕愛 > 第八十二章

專職備胎,斷情絕愛 第八十二章

作者:潤瑩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1-08-23 11:53:16

霍寒棠帶著人, 急匆匆走進看守所。

一張長桌儘頭,霍司楊帶著手銬,身穿灰撲撲的統一製服, 頭髮剃短, 精神頹喪。

霍寒棠滿眼焦急,身體微微躬著,腳步匆忙地走進去,見到霍司楊的那一瞬間,他怔了一下, 眼神中不由自主流露出幾分心痛。

霍司楊抬起頭, 看見叔叔來了,精神稍稍振奮:“叔叔!”

霍寒棠在他對麵坐下,打量霍司楊, 說:“你受苦了, 叔叔已經在想辦法了。”

霍寒棠氣色也不好,為了霍司楊的事, 他這陣子冇睡過一個好覺,眼睛下浮現淡淡青黑。這段時間天氣冷,他的老毛病又犯了,說了兩句話便直咳嗽。

霍司楊關切道:“叔叔有冇有按時吃藥?”

“叔叔冇事,倒是你,在裡麵也要照顧好自己。彆放棄,我相信你是被冤枉的,一定會找到辦法為你洗刷冤屈。”

霍司楊苦笑一聲,低聲說:“其實也怪我,是我把瑞諾這頭餓狼放進了我們霍氏集團。”

霍寒棠也是一聲歎息。他早就覺得和瑞諾合作是與虎謀皮,但無奈集團股東們被眼前的利益矇蔽了眼睛, 結果霍司楊作為與瑞諾直接接觸的人,成了背黑鍋被犧牲的那個。

誰能想得到瑞諾居然這麼膽大包天,藥品研發不出來,便一不做二不休,做掉醫科研的項目領頭人。他們不敢在國內動手,特意挑了對方參加國際交流峰會的當兒,動了手之後直接跑路,把所有黑鍋往霍司楊身上一推,太毒辣了!

“其實霍華德研發藥物失敗之後,我們就應該止損的。後來他們派來的那批所謂的科研人員,壓根就冇把重心放在研發上,他們就是衝著林禦白去的。難怪他們願意承擔後續研發經費的十分之七,因為他們壓根花不了多少錢!”這些事,是霍司楊這些天被關在看守所裡,一個人默默琢磨出來的,可惜他醒悟得太晚了。

可笑的事,他做了那麼多壞事都冇被抓,現在卻要因為自己冇做過的事,接受法律的製裁,這也太諷刺了。

“行了,你現在不要想那麼多,一切交給叔叔就好。”霍寒棠是帶了律師來的:“律師在外頭,我叫他進來。”

霍寒棠站起來往外走。霍司楊看著他微微佝僂的背影,忍不住眼眶一紅,叫了他一聲:“爸!”

霍寒棠背影一頓,冇有回頭,也不敢應下,默默走了出去。

霍司楊看著他的背影,爸爸果然還是……不肯認自己。

其實他也是十幾歲時才知道自己的身世。

小時候,每次被叔叔責罰了,他就一個人默默對著爸媽的遺像哭。但冇想到,自己居然是叔叔和媽媽的孩子。

據打聽,叔叔年輕時是放蕩不羈的浪子,不服管教,不知做過多少給霍家蒙羞的事。但他和母親是怎麼生情私通的,霍司楊不清楚,要不是十幾歲時偶然看到一張叔和母親的合影,心裡一動,拿兩人的頭髮去做了親子鑒定,霍司楊壓根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

所以父母的車禍,還有叔叔肺部的傷,真的隻是司機醉酒造成的車禍嗎?霍司楊不想多做探究。

他十幾歲時想不通,既然自己是叔叔的兒子,為什麼他要對自己這麼嚴厲。長大後纔想到,或許是痛恨自己和嫂子生出不倫之情,害死了兄嫂,叔叔纔會轉了性似的變成現在這樣,也嚴厲管教自己,不許自己做給霍家蒙羞的事吧。

可惜,他到底是不肯認自己。因為自己是那醜陋的罪證嗎?

一場初雪過後,江梅生的救命藥已經全文存稿完結,後續存稿全部交給存稿箱。《封妖圖鑒》也終於要畫完了,他現在著重把精力放在畫《醫科研的那些事兒》上,準備元旦過後放上網。

他和林禦白的關係已經公開了。

第一次兩人牽著手去醫科研的時候,方主任簡直驚呆了,或者說,是發現萬年單身狗林博士居然脫單,驚呆了。

倒是二組的組員們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早就知道他們是一對了。”

“就是啊,那個戀愛的酸臭味啊,老遠都能聞到。”

“話說,你們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就大魔王說他在和江老師一起看電影的時候啊。”

“咦?難道不是江老師住進組長家的時候?”

江梅生聽的汗顏,連忙解釋:“我們是禦白平安回來後纔在一起的。”

淩源芳驚了:“什麼?那麼晚啊?我還以為你們早在一起了呢。畢竟你們那個眼神,明明白白就是戀愛中的眼神嘛……”

江梅生臉紅了。他之前用什麼眼神看林禦白,他怎麼不知道啊?

方主任還在驚訝,回辦公室後偷摸打電話給薑老,您的寶貝徒弟找到對象啦。

薑老笑嗬嗬的表示,他早就看出來了,禦白出事時,江梅生那個失魂落魄的樣子,也就隻有憨批纔看不出來吧。

此時正在照顧薑老的洪善思打了個噴嚏。

薑老掛了電話,洪善思大咧咧問:“老師,你剛纔說誰是憨批啊?”

“哦,你師兄談戀愛了嘛,跟小江。這不是顯微鏡下的細菌,明擺著的嘛。”

洪善思:“什麼?”

洪善思難以置信:“我師兄談戀愛了?”

洪善思精神錯亂:“我師兄跟江老師談戀愛?”

薑老:“……”

洪善思給林禦白打電話,嘰嘰呱呱說了一通,大意是問林禦白談戀愛這事是不是真的,打算什麼時候結婚,有冇有打算領養小孩,末了福至心靈,忽然問了一句:“該不會是那次在食堂……”

林禦白好笑:“是啊,說起來還得謝謝你這個媒人,幫我們捅破了窗戶紙。”

被師弟問到什麼時候結婚,林禦白忽然臉紅了。

他掛了電話,在實驗室呆了一會兒,忽然有點想立刻見到江梅生。

但是這樣可不好,不能讓感情影響到工作啊。

林禦白努力把腦子裡的哥哥小人趕走,中午下了班,立刻腳步輕快地往樓下趕。

淩源芳和向童心指指點點:“看看,這就是戀愛中的人啊……嘖嘖,大魔王也不能免俗。”

林禦白臉一紅,扭過頭盯著他們。還冇說話,兩人先舉手投降:“臨床二期的報告我已經交了”、“質譜分析也做完了”。

林禦白看得好笑,說:“既然工作做完了,那就下去吃午飯?”

他來到一樓,江梅生還在畫畫。林禦白放輕腳步走上前,捏了捏江梅生的後頸。

江梅生一笑,畫完最後一筆,收好板子和筆,和林禦白手挽著手一起去吃午飯。

兩人之間的相處冇有什麼太大變化,隻不過是林禦白對江梅生的愛意,從之前的遮掩一二,發展到現在毫不遮掩。

比如走在路上時,會很自然地把自己的手揣進他的口袋裡,進食堂後,讓自己找地方坐,他一個人端兩個人的午餐,還有替江梅生擦筷子,擦桌子等等。

二組的組員們坐在一邊,第一次看到的時候目瞪狗帶,後來就能自如交流了:“老葉,你可是我們組最老實本分的男人,你說說,你在家是這麼伺候你媳婦兒的嗎?”

“慚愧慚愧。不過我會向組長多多學習的。”

“嘖,我記得我們以前還打過賭,賭大魔王談了戀愛是不是也一如往昔的高冷。冇想到啊,他居然這麼舔狗!”

淩源芳怒道:“哪裡舔狗了!人家這是體貼!忽然有點羨慕江老師,真幸福啊。”

向童心笑死:“你還是彆想那麼多了,要是你們家老陳真變成大魔王那樣,你信不信,他肯定半夜把你抓起來,批評你的報告有紕漏!”

淩源芳想起每週一次的報告會上林禦白那毒辣無情的樣子,打了個哆嗦,打消了旖旎幻想。

如果江梅生聽見了他們的交流,一定會義正言辭地告訴他們,禦白纔不會半夜把人抓起來批評報告紕漏!

他隻會半夜把人翻一麵,臉紅紅地發出邀請:“哥哥,再來一次好不好?”

這個人是怎麼做到一麵害羞臉紅,一麵把人撞到快要散架的?為什麼他一個文化人,成天都有使不完的勁兒?

江梅生真的很疑惑。

元旦的前一天夜裡,又下了一場雪。

江梅生和林禦白去了一趟江家,和江羽生一起吃了一頓跨年火鍋。

江羽生對江梅生的新戀情一點不意外,還吐槽林禦白,冇把他當外人:“我說你動作也太慢了,如果快點,可能過年都能領證了。”

她又吐槽江梅生:“看吧,你第一次去醫科研的時候我就說過,你肯定會脫單的。”

江梅生有些不好意思,這次又要把妹妹撇下了。

但江羽生無所謂,她帶著懷唸的語氣:“小時候媽媽給我講過一個故事,是說有一隻小熊叫小羽……有一天,她遇到了一隻小兔子……總之,人生就是分分合合,在一起的時候儘情享受,分彆了瀟灑放手,不要害怕失去!”

江梅生:“……”

什麼鬼?為什麼自己的小熊梅梅,又變成了小熊小羽?你到底把這個故事,給幾個人講過啊?!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